第一版主网

繁体版 简体版
第一版主网 > 剑破天穹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作者:一只软泥怪

20/11/18

第一百一十一章 驯龙

三女在林海中穿行,忽然为首的风韵女子眉心一紧,朝下方看去,透过层层尘埃,她瞥见那里有一道躺地的虚弱身影,正是其所散发的那独特的气息,令她心灵有所感应。地址失效发送任意邮件到 Ltxs Ba@gmail.com 获取最新地址更多小说 ltxsFb.Com

“本宫所练《玉女阴经》,向来排斥寻常粗鄙男性,只尊崇真龙,眼下却是有所感应,莫非是......”

说到这,她眼中当即闪过一道精光,迅速飞往下方林海,“你们二人随我来!”

三人很快落在地面,地上正躺着奄奄一息、灰头土脸的秦明阳。

风韵女子蹲下来,将纤细玉润的手放在秦明阳的皮肤上,片刻,她的美眸中涌出浓浓的震惊,接着就是近乎狂热的垂涎之情。

她从玉指上的须臾戒中取出一颗莹润的玉珠,服进秦明阳口中,又双手结印,贴在秦明阳胸膛上,片刻,秦明阳的脸上恢复了些许红润。

接着,她有些犯难了。一会儿看向前方高悬远天的剑域浮岛,一边又看看身后合欢宗的方向。

“你们先去剑域服侍剑主,就说本宫抱恙,在谷中养病,日后我再寻机向剑主解释。”

两个妖艳女子担忧道,“宫主,剑主性情暴戾,您若不亲自前去,恐怕他会动怒吧?”

合欢宫主柳知画黛眉微蹙,显然也清楚剑主之暴戾。她不舍地看了眼地上的少年,一番天人交战,银牙紧咬道,“得此龙体,龙凤双修,鱼跃龙门,便是得罪剑主,本宫也在所不惜!你们且去服侍好剑主,尽力令他谅解。本宫战战兢兢几百年,冒失一次,他或许也不会太在意。只是,剑主之暴戾,二位妹妹只怕要吃些苦头,本宫在此谢过,待你二人回宗,本宫定找齐九九八十一个精品童男,让两位妹妹如醉如仙,以作补偿!”

两个妖艳女子摇摇头,各握住柳知画的一只手,“宫主,我们追随你,不是为了凌人之上,只是单纯珍惜这份姐妹之情。只要对宫主好,我们两人牺牲一些又何妨。咱们宗里,受过这剑主折磨的可还少?总要有姐妹顶上的,这一次轮到我们了。宫主且放心回宗,我们二人定会好生服侍剑主,令他忽视此番宫主的缺席。”

“谢过二位妹妹了,”柳知画说道。

言毕,双方分道扬镳。

而此时,远处,两位九境大能还在如火如荼地斗着。

···

昏暗的冰窟内,中间摆放着一张云遮雾绕的蓝白冰床,上面躺着一个面容安详的少年。

少年缓缓醒来,睁开眼睛,打量了周围一圈,“这是哪......”

他看了看自己的穿着,不知道谁给自己换了衣服,接着想起什么,又查看自己的身体,“伤势好了这么多?”

不等他下床,冰窟一角缓缓打开,终于有光亮透了进来,一个身穿白色宫裙的女子走了进来。

少年眼前一亮,女子俨然如画中走出的一般,眉若青山,双眸清澈,身姿如垂柳一般婀娜。

“你是谁?”看着女人陌生的面孔,秦明阳道。

“我是合欢宗主,柳知画,”走到秦明阳身边,查看了下,道,“你的伤好得差不多了。”

“是你救了我?”秦明阳对这一切没有记忆。

“嗯,我到时,你的气息几近断绝,我给你服了一颗续灵丹,将你带到我这冰窖来,用这里的极阴之气为你续命,经过七天,你才醒来。”柳知画道。

“合欢宗?”秦明阳对这宗门了解甚少,在南境也有个合欢宗,但显然中州的合欢宗势力更强,“我与前辈素未谋面,前辈为何救我?”

“你身上有我看重的东西,”柳知画直言。

“什么?”

“你阳亢之体,全身散发龙气,是我合欢宗女性最佳的双修对象。”

秦明阳愣了愣,“前辈的意思是?”

“我想把你培养成我的双修道侣,你可愿意?”

“前辈莫不是在开玩笑?”

“你觉得呢?”

“恕晚辈不能同意,前辈救命之恩,晚辈定当铭记,日后必定报答,既然晚辈已经恢复,在宗内还有事,还请前辈让晚辈回宗。”秦明阳说着起身,但跟着一股极强的威压将他镇在原地,动弹不得。

这种感觉他太熟悉了,跟七天前那个要杀他的九境强者一模一样,眼前的这个合欢宗主,竟也是一位九境强者!

“本宫素来喜欢先礼后兵,既然你不愿意,那本宫只有强行把你留下。不要担心,与本宫双修,是你的福命。本宫修的也不是什么下乘的采补之术,而是阴阳互通,相辅相成,男女皆得益。你不会有什么苦头,只会尝到极巅之乐。”柳知画说着,莲步轻移来到秦明阳面前,伸出一只雪白玉手,从秦明阳的眼睛开始划下,一路划过秦明阳的鼻子,嘴唇,胸膛,腹部,直到腿间的那根软虫。

“炽热的气息,隐隐的龙啸,不愧是真龙之体,本宫实乃大幸,机缘巧合,不费吹灰之力猎到万中无一的龙体,”仅仅是用指尖隔着一层布料去感受,柳知画依然体会到了秦明阳肉身的不凡。

她开始运功,以诡异而灵妙的指法在秦明阳的腿根上点戳几下,但听秦明阳几声闷哼,脸色逐渐变得不对,跟着裤裆飞速支起帐篷,变成一个小小奇观。

秦明阳对眼前的美人毫无欲念,心中只有恐惧,但下体不受他控制地勃起,柳知画的那手法实在太诡异而强大了。

柳知画脸上微微露出一丝迷醉,玉手在布料下的巨根上摩挲着,感受着其之宏伟,“本宫已经迫不及待要与真龙之体双修了,但时机未到,还须铺垫。”

“本宫将对你进行七七四十九天的培育,这期间,你会欲仙欲死,又生不如死,但在这四十九天之后,你会变得前所未有地威猛,届时,本宫将献上自己的处子之体,与你共赴极乐之巅。”

一边说着,一边拨开了秦明阳下体的布料,一根粗壮雄伟的青筋龙根显露而出,威武霸气。

柳知画淡淡的嗅了下,绝美的脸上现出一丝迷醉之色,琼鼻慢慢靠近龙根顶端,又嗅了几下,红唇微张,猩红的小舌吐出,在紫红色的龟头上蜻蜓点水一下,就挪开了。

秦明阳“嘶”的一声蹬直了腿,“你可知我乃剑域弟子?你这么对我,就不怕事后我宗门的问责?”

猩红的舌头舔了下红润的唇角,柳知画淡淡道,“剑域剑袍谁人不知啊?不过你一介无名弟子,就算从这世上消失了,又有几个人记得?”

“我可非无名,我乃剑域天字碑骄子,你敢动我,我宗门不会放过你!”秦明阳道。

柳知画笑容玩味,“本宫怎么不记得天字碑上有你这么一号人啊?”

秦明阳这才想起自己未曾经过正式册封,只是剑域内部长老阁定下他的天字碑,待到日后他天赋显露,才进行正式加封。

“不管怎么说,我都是剑域弟子,你合欢宗在中州再强,也强不过剑域,你关押了我,无异挑衅剑域威严,日后败露,剑域必定向你合欢宗施压,讨回颜面!”

柳知画眼中闪过一丝忌惮,“本宫就喜欢你这种桀骜不驯的傲龙,”说完,她给秦明阳服下一颗丹药,款步离开,片刻,两个妙龄女子走了进来,将动弹不得的秦明阳带走。

服用丹药后,秦明阳发觉自己全身力量、真气运转不得,眼睛也被黑布蒙着,只能任由两个柳知画的婢女将他带到一处地方,当婢女将他的黑布解开后,眼前的景象令他大为震惊。

但见自己所处乃一座巨大的宫殿,四周壁画着一幅幅赤裸女体,看其面容,正是柳知画,画中的她,婀娜多姿,风韵万千,将她的身段和那一处处妙不可言的器官展现得淋漓尽致。

婢女道,“这座春华宫乃我们宗主闺房,自打我们宗主入住以来,春华宫就从未进过男人。我们合欢宗任何一个能拥有自己宫殿的宫主,都会在壁画上融入和男侣颠鸾倒凤的春宫图,四十九天之后,你将有幸与我们宫主一同绘画在这春华宫的壁画上。”

乍听是一桩美事,秦明阳心中却惊恐万分,他只想逃离,不想沦为男奴,沦为什么狗屁宫主的双修玩物,鬼知道到时他会经历什么,事后又会变成何样。

在宫殿中央,摆放着一张大床,四面红纱,朦朦胧胧。

两个婢女将满脸惊恐的秦明阳抬到了床上,看了他一眼,便为其服下一颗红色丹药。

“此丹名为鸳鸯化龙丹,之所以有‘鸳鸯’,意为其有男女合欢催情之效,之所以有‘化龙’,是因为就算是再坚韧、再霸傲的龙,服用此丹,也得情欲催涨,欲火难耐。”

在秦明阳惨白而无奈的目光下,丹药被婢女强行塞入喉咙,起初还没什么感觉,紧跟着一股雄浑的炽热席卷全身,尤其向下体汹涌而去。

跟着两个婢女又使起了与那柳知画挑逗他时如出一辙的诡异手法,在他浑身上下的各个穴位按压起来,助长了他血液的爆发和汹涌,炽烈的热流像骇浪一般在体内反复冲刷。

未几,但听一声“咔嚓”玉帛撕裂,勃起的阳根冲破了布料,显露峥嵘。

两个婢女也是吓了一跳,略微捂嘴,“我俩服侍过千千万万男性,龙根果然名不虚传,眨眼间就撑破了衣衫,万中无一。”

随着时间流逝,秦明阳终于知道为何柳知画说既欲仙欲死又生不如死,他一边体会着濒临高潮时的那种炙热,一边又因无法真的喷发出来,而近乎憋出内伤。

他不知道她们还有多少手段没使出来,但他可以确定,他承受不住更多的近乎折磨的挑逗了。

但这长达七七四十九天的“驯龙”,怎会如此简单就落下帷幕。

每日除了给秦明阳服用鸳鸯化龙丹,施展情绕十八指,她们还安排了风格各异但都倾国倾城的赤裸舞女在秦明阳眼前献上妩媚诱惑的舞蹈,偶尔轮番上阵为其口交,但都浅尝辄止,绝不允许秦明阳贪多,令他欲罢不能、生不如死,还会将他置入秘制火境煅烧,助长其体内血火。

慢慢的,秦明阳的瞳孔失去了理智,只剩下熊熊的欲火,俨然化成一头野兽,若不是柳知画的丹药震压着,他早已失控。

他这个样子,令负责“驯龙”的婢女们都垂涎异常,只可惜这是宫主的男侣,她们只能看着。

与此同时,秦明阳失踪的消息也传回了剑域长老阁,此事引起巨大轰动。

“这么大一个活人,莫非能凭空消失不成?整个中州有哪个势力,敢如此欺我剑域?”

长老阁会议上,大长老拍案而起。

“如此可造之材,断不可就此失去,务必寻回!”

得知此事后,秦明月、北如雪等人也是焦急非常,但她们什么也做不了,何况作为秦明阳的师尊,清莲剑仙已经出岛,亲自去寻。

而在剑域内岛深处,一处密室内。

大床上,一个皮肤白皙的健壮男子正和两个桃红色肌肤的妖异女子颠鸾倒凤,两个女子身上都有不少伤痕,显然在此之前经历了不少的玩弄与发泄。

忽然一道黑影在门口显现,逐渐清晰起来,是一个披着黑袍的神秘人。其黑袍不少破损,像经历过一场不小的冲突。

“黑剑前来禀报剑主,秦明阳身边有一婆罗门的九境高手蛰伏,其想暗杀秦明阳,被我拦下,在我与其争斗时,秦明阳失踪了。”

“饭桶!”床上的白皙男子暴怒,猛然起身,一道剑气撞向黑袍人,直接将黑袍人砸出了密室,横飞了数百丈,才撞上山林中的一座大山而停下。

原本在他胯下承欢的两个女子露出惊恐之色,噤若寒蝉。

男子看了眼密室外广阔的山林,转身看向床上的两个受惊小兔,眼睛虚眯道,“秦明阳失踪那日,你们二人也正好赶往剑域吧?路上可曾见过什么冲突?”

两女摇头道,“禀剑主,不曾见过。”

男子不置可否,走回床上,两手各捏住一女下巴,淡淡道,“倘若骗我,你们应该知道后果。”

闻言,两女频频点头,然后在男子的按压下,钻入男子胯下,一人一半,吞吐起男子雄伟的白皙阳根。

第一百一十二章 野兽出笼

四十九天,说快也慢,说慢也快。在这期间,剑域包括清莲剑仙等人都没有停止对秦明阳的寻找,但秦明阳被藏在中州西部合欢宗的深宫里,寻起来,如同大海捞针,自然一无所获。

此时此刻,合欢宗,正殿内。

殿中座无虚席,人满为患。殿中的四壁上雕画着男女合修的春宫图,每一副姿势都不同,风格都不同。

殿中的这些人,有男有女,但以女性居多。只有过道两旁的位置设有座位,其上大部分坐的都是女性。

这些女性衣着华丽,风姿各异,在她们身后,站着一个个男宠,眉心有一个奴印一般的印记。这些男宠也是风格各不相同,有的魁梧霸气,有的阴柔纤瘦,有的则俊俏干净。

此刻,在台阶上的主座坐着的,正是合欢宗的宗主、宗内最大的春华宫的宫主——柳知画。

今日这是全宗大会,柳知画盛装出席,一身贵气逼人的紫色宫袍长裙,勾勒出曼妙身段的同时,也为她增添了一份端庄优雅。头戴紫金冠,脚踩高跟鞋,雍容儒雅,像是一位尊贵的女帝。

此会商讨之事乃下一届宗主人选,由于这几十年柳知画接手以来,合欢宗没有在底蕴和实力上更进一步,反而还有些退步,在外界当中的气势也不如过去,大部分人已经质疑柳知画的能力,有要更换宗主的想法。

今日此会并非由柳知画发起,而是乃宗门里的几个长老,其中带头的为大长老,她是反对的人中的中坚力量。

“宗主,你连男宠都不找,修着你那不知从哪寻来的什么玉女阴经,玉是玉了,就是没怎么见阴,多年来,境界未涨,没带我合欢宗干出些名堂,我看你并不能胜任宗主这个位置。”大长老直接开口道。

她一身红裙,也是人群中鹤立鸡群的绝美存在,画着一张烈焰红唇,身后的男宠魁梧霸气。

“本宫能否胜任,与你无关,便是你想把本宫从这宝座上拉下去,也得等到百年期满,何况风云变幻,你又如何肯定往后,本宫不能让宗门更上一层楼?”柳知画淡淡说道,自有一股霸气流露出来。『地址发布页邮箱: ltx Sba@gmail.com』

“叫你一声宗主是给你脸了,”大长老拍案而起,“我从未听过合欢宗人有不双修的,你修到如今还是处子之身,简直是对我合欢宗数百年的宗规的藐视和违背,我真不明白老宗主为何要把位子传给你,要不是老宗主余荫犹在,我徐轻舞念及老宗主栽培之恩,早将你柳知画从这位子上拉了下来!”

“放肆!”柳知画两条柳眉蹙得很紧,绝美的脸上满是怒容,“合欢之事无尽奥秘,你徐轻舞又懂得几分?只懂一昧双修,乃入了合欢之下乘!师傅难道过去是这么教你的吗?不窥得合欢奥秘,就不要轻敢妄言!”

徐轻舞冷笑,“柳知画,你嘴硬没用,我只再给你五年时间,五年后,宗门如果还是这个老样,我不会跟你废话,直接将你废掉,不要以为你坐在这位子上,就可以高枕无忧,就没人拿你有办法!”

宏大的会议不欢而散,柳知画望着满殿散去的人影,银牙咬得很紧。

已故的老宗主是她的师傅,她是师傅的爱徒,徐轻舞是师傅收的首徒,在她出现之前,下一任宗主一直被所有人认为是徐轻舞,所以对此,徐轻舞一直耿耿于怀。

徐轻舞在宗门里威望很大,影响很深,毕竟在她来之前,徐轻舞就已经与一众同门打成一片。在她继位以后,靠着她的优秀,昔日的成绩,宗门里还不会有人妄动,一切被她压制得很好,但她终归不被这帮人所接纳,一旦自己在领导上露出了疲态和颓势,就如今天这般,徐轻舞便会带领爪牙狠狠向她反扑。

她在宗门里亲信甚少,远不如徐轻舞,若是五年后,自己没做到徐轻舞要求的那样,凭徐轻舞的威望,其确实有能力直接把她这个宗主拉下来,然后自己坐上去。

“本宫只是想像师傅说的那样,追寻未知的合欢奥秘,难道本宫真的错了?”

老宗主一直认为寻常的双修,并不是真正的合欢奥秘,尽管略好于单方面的采补、撷取,终究还是下乘,被人所不齿。

所以她一直在按照师傅留下的玉女阴经,寻找其上所描述的真龙阳亢。如今她寻到了,但她不清楚此行是否真的行得通,是否能令她突破,师傅也没有机会践行过。倘若失败,便是万劫不复。自己不仅要被削去宗主,逐出师门,这也代表了师傅和她坚持了这么多年的东西是错的,而合欢宗也白白被浪费了这么多年的机会。

但是,假若合欢宗当初被交到徐轻舞这样的保守派的手中,宗门的情况也不会比现在好太多,她们是故步自封的一类。

所以,寻求突破,本就是必须要做的事。

四十九天之期将到,一切将得到验证。

此会结束后的某天,柳知画在正殿处理事务时,十个风格各异的男性忽然站在她的面前。

为首的一个男人穿着红色的露乳的劲装,柳知画认得他,是徐轻舞的男宠中最受宠的那个王明虎。

柳知画黛眉不悦,“本宫在此办事,谁放你们进来的?”

王明虎让身后的十个男人站前一步,微笑道,“宗主,大长老派我来,让我告诉您,这是她为您精挑细选的十个男宠,都是身经百战且经过大长老亲身考验的,绝对是最适合作为您破宫的最佳人选,您不如从他们十人当中选一个,择日便举行破宫仪式吧。”

“放肆!”柳知画浑身释放出一阵汹涌的气势,直接将王明虎震飞。

王明虎舔着血从地上狞笑着爬起,“宗主别生气啊,这是我主人的心意,只有宗主破宫了,我们宗门才能蒸蒸日上不是?”

“限你马上离开本宫的视线,否则不管你主人是谁,本宫都要你有来无回!”柳知画满脸怒容。

王明虎眼中闪过一丝怒意,旋即又被压制下来,再度向柳知画微笑,然后带着十个男奴离开了。

王明虎等人离开后,看着空荡荡的大厅,柳知画心中压力丛生。这是徐轻舞对她的示威,逼她就范,若是她肯服从,那么这个架空宗主她还能继续当下去,否则,就是丢掉位子、丢掉性命的下场。

“师傅,我们真的坚持错了吗?要孤注一掷了吗?”

终于,四十九天期限已过。

在四十九天里,柳知画从未踏足过自己的春华宫,为的就是避免打扰到她的侍女、随从们的驯龙任务。

今日,她心中无比忐忑又隐隐有一丝期待的踏入了春华宫门前,刚到这里,她就感受到一股极强的热气从面前的巨大宫殿里散发出来,这气息当中隐隐蕴含着一股霸道傲然的味道,仿佛唯我独尊、不可一世。

面对这股气息,她心中隐隐想要臣服。这使得她有一种变态的快感。她要的就是这种霸气,能让她臣服的霸气。

殿前已有两名侍女在此等候,看到她走近,躬身道,“宫主,一切已准备妥当。”

柳知画点点头,然后没有迟疑的推开了巨大的殿门。

门一开,一股惊人的热浪席卷而来,尽管她是九境修士,在这热浪中岿然不动,但依然感到了一种心悸和惊骇。

整个大殿,几乎都是笼罩在了一种赤红的热浪当中,空气都仿佛变成了红色。

而在中央那张她之前所准备的红纱床榻上,便隐隐有一道被束缚不动但不停在低声咆哮的身影,犹如野兽。

她缓缓走近,慢慢的感受着殿中的一切。这炽热的气息,像要把她剥开,变得赤裸。

纵横合欢数十年,她纵使还是完璧之身,但在这样的宗门里,对于男女之间的那些事,自然是经历了不知凡几,但在此刻,在这样炽热而张狂的气息下,她竟然有一丝害羞?一丝怯怕?

但不管怎样,她还是走到了那张红纱床榻前。

床上的身影彻底清晰起来,一个浑身赤裸、皮肤血一般赤红的少年匍匐其上,犹如一头伺机而动的野兽,但在某种压制下,他不能动弹。而他周身盘旋着浓郁的赤红气息,令他看起来像是一团红色的漩涡,显然这满殿的气息都是由他所发。

这一刻,柳知画心中产生了一丝害怕。

尽管这一切她是都铺垫而成,但真到了实施的一刻,她却不可阻挡的产生了一丝动摇。

“成败在此一举......”

许久,她长叹一声,褪下了自己身上的红色长裙,露出雪白丰满的躯体,在这个赤红色的大殿内,白得犹如一道光般亮眼。

紧跟着,她弹指射出一道真气,没入床上的秦明阳体内,顿时后者体内犹如某道禁制被解开了,咆哮起来,双眼赤红,旋即,锁定在近在咫尺的柳知画身上。

柳知画面容恬静,但那清澈的眼眸里,五味杂陈,期待、紧张、害怕、无奈。

野兽一般的红血少年扑向了她,身上仅剩的一条裤衩也脱落下来,那难以形容的惊人巨物显露而出,坚挺在腿间,犹如一根擎天柱,屹立不倒。

第一百一十三章 取精

秦明阳浑身仿佛燃血一般,飞扑向柳知画。

柳知画应声而倒。

瞳孔猩红的少年在春华宫主胸上那傲然的乳峰上啃吮起来,用力之大、姿态之猛,形似一头野兽。

柳知画本不该感受到疼痛,九境修士的肉身也十分强大,但她散去了全部功力,以一个凡人的姿态迎接这场仪式。也只有这样,双修才能达到真正意义上的共融,否则但凡有一点的主动引导,那么都失去了自然,也就失去了神韵,继而达不到双修的真谛,也就无法达到想要的成效。

柳知画两只玉臂不知所措的一会紧握身上少年粗壮的胳膊,一会又胡乱的抓捏着大殿琉璃般光滑的地板。

她虽然是完璧之身,但身为合欢宗宗主,自然也领略过无数男女之事,经验自然非凡,但在这种前所未有的场景下,她还是紧张了。

在少年舔吮雪峰的间隙,其胯下那根粗长火红的肉棒时不时的划过那两条修长玉腿间的幽静,每当这时,柳知画心中便划过一抹悸动,心跳都仿佛漏了一下。

没有想象中太多的前戏,当某一刻那粗大比鸡蛋还大的龟头正好顶准了花径的入口时,少年与生俱来的本能令他胯部发力,向前一挺。

跟着但听轻微的“噗呲”一声,躺在地上的柳知画“啊”的一声绷直了鹅颈,螓首高扬起来。

只见硕大的龟头撑开了那两片薄薄的红唇,大半个比鸡蛋还大的龟头都没入其中。

进入的过程十分艰难,因为花径十分紧窄。

但眼红的少年没有丝毫的停顿,腰胯持续绷紧发力,在柳知画蹙紧的柳眉下,很快一整颗龟头都没入其中。

就在此刻,柳知画忽然惊呼一声,她的那层屏障被顶到了,一种轻飘飘又带点惊心动魄的感觉从心间划过。

那滚烫坚硬如同战车一般不可阻挡的车头就在那屏障外,紧贴着屏障,传递着它的火热与威猛。

没有任何的征兆和提示,在车头接触到屏障的一刹那,它就没有丝毫停顿的继续向前挺进。

但听“噗呲”一声,薄如蝉翼的屏障,轻飘飘的在车头的微微用力下,便轰然破碎,汨汨的鲜血从屏障四处的肉膜溢了出来,裹满车头。

这一幕,带着点凄美。

柳知画的心中也被莫名涌出的悲伤所顶替,晶莹的眼珠从眼角不受控制的流出。

捅开了处女膜,坚硬的龟头没有丝毫停顿,继续向花径深处推进。

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仿佛在被一寸寸的扩大,躺在地上的春华宫主情不自禁的张开红唇,没有发出声音,只是单纯的想张开。

同时,她两条修长的玉腿绷得笔直,显露出圆润而又匀称的线条。

说来缓慢,实则这一切都只发生在一瞬间,顷刻间,坚硬的车头就撞上了娇嫩的肉门。

女人身上最敏感的地带遭此重击,一股强烈的酥麻瞬间在柳知画的体内荡漾开来,令她情不自禁仰头发出了一道呻吟,两条玉臂将身上的宽阔肩膀抱紧。

少年一吼,俯身将柳知画胸前的一朵寒梅咬住,跟着弓起了雄健有力的脊背,胯部直接耸动起来。

完全没有任何的轻抽慢插去给予柳知画一些适应的余地。

坚硬的肉棒摩擦敏感娇嫩的肉洞,每一次的撞击都顶到花径的最深处,直到狠狠撞上那尚未初开的花宫之门。

痛楚和快感在柳知画的全身荡漾、交织,让她迷乱不已,时而娇吟,时而痛喊。

伴随着响烈的“啪啪”声,没一会儿柳知画的雪白娇臀就被少年紧绷的胯部砸得满是红印。

柳知画的声音被斩断成一截截,回荡在这空荡的宫殿里。

就这样,在某种牵引下,两人体内的阴阳元气,在以阴茎和阴道为媒介所形成的通道下展开了周天运转。

在宫殿的门外,守着两名柳知画的贴身侍女,两女听着后方门口里隐约传来的她们宫主的声音,还有那隐隐约约的充满着雄性和霸气的年轻喘息,令她们也是春心荡漾不已。

能在这合欢宗里当侍女,她们自然也是身经百战之人,但面对这种绝对的龙霸的气息,女人的本能就会被挑起,这是动心的表现,让女人不由自主想向其臣服。

宫殿的琉璃地板上,在少年一波波无比凶猛的冲击下,很快的,全身已被愉悦所代替,早已没有一丝痛楚的柳知画终于迎来了她人生中的第一次巅峰。

那一瞬间,娇嫩的花径裹得死紧,像要将肉棒绞断一般,柳知画扬起螓首,“啊啊”的叫出了声,玉手十指紧扣秦明阳的皮肤,紧致的小腹一阵阵痉挛。

在两人的交合处,一股股清脆的水声发了出来,在此期间,秦明阳依然没有停止抽送,那坚硬粗大的肉棒依然是“噗呲噗呲”的屡次狠狠的贯穿花径,带出大股清冽的蜜水。

“啊......啊......太......太凶了......”

肏着肏着,秦明阳将柳知画整个抱了起来。柳知画就像一只小猫一般攀在秦明阳的胸膛上,彼此的下体还紧紧相连着,周边都是白沫、蜜水。

秦明阳一边耸动胯部,把粗长的肉棒狠狠的塞进柳知画两条长腿间的肉洞里,一边向宫殿中央的那张红纱床榻走去。

“啪啪”的声音此起彼伏,少年坚硬的腹肌和春华宫主柔软的娇臀不停碰撞,荡漾出一阵阵淫靡的肉浪,清冽的水分四溅而出,让光滑的琉璃地板上浮现出一点点的晶莹。

在柳知画一串洒落在整个宫殿四处的娇吟中,两人来到了床榻。柳知画刚被放下,还没躺好,迎接她的就是一波又快又狠的抽送。

这每一下,坚硬粗长的肉棒都贯穿整个阴道,狠狠的撞在柔软娇嫩的花宫口上,因为少年的龟头之粗大,每一次捅到底,柳知画小腹上都会显出一个圆圆的突起,把龟头的轮廓勾勒出来。

柳知画感觉自己仿佛要被顶穿一般,四肢如八爪鱼般紧紧缠上秦明阳,强烈的快感在体内疯狂堆积,未几,她尖叫出声,再次狠狠的泄了一波。

勇猛的少年却是愈战愈勇,迎着柳知画喷泄的阴精疯狂冲刺,像要把春华宫主的嫩屄肏烂一般。

“啊......啊......不行了......不行了......受不了了......停......停下!”

秦明阳没有回应她,反而是把她翻过来,脸摁在床上,让她把潮红的屁股翘起,跟着“噗呲”一声用力的捅进去,又是一顿狂抽猛插,把雪白娇嫩的屁股撞得“啪啪”响,而头埋在被子里的柳知画只剩下模糊而沉闷的呜咽。

秦明阳抓捏着面前满是红印的肥臀,两条腿站在床外,凶猛冲刺,就这么干了一会儿,他上到床上,跪在柳知画的屁股后,继续冲刺。

这一波又快又狠,每干一下柳知画的屁股都被顶飞一寸,很快柳知画就从床尾被干到了床头。

此时此刻,守在宫殿门外的其中一个侍女发出疑问,“龙气这么盛,宫主能受得了吗?”

就在此时,“咚”的一声,侍女背后的大门轰然撞开,两道身影现了出来,正是下体相连在一起的秦明阳、柳知画。

“啊?!”两个侍女见状惊呼,等看清身影的面容后,更是大为震惊。

但见柳知画在前,秦明阳在后,两人肉体相连,形同一体,柳知画两条玉臂被秦明阳扯着,雪白的大屁股被秦明阳疯狂的撞击,阴道口飞沫四溅,全身的娇肉都在荡漾。

“宫、宫主?!”

柳知画睁开那对满是情欲的眼眸,看了一眼自己的侍女,也是泛过一抹羞涩,但接着就在身后少年猛烈的冲击下晃荡了起来,红唇张开,呻吟止不住的发出。

两个侍女不敢置信,向来高贵、强大的宗主,怎么会被一个六境少年弄成这样?

带着这样的疑惑,她们看向两人结合的下体,但见那里,一根粗长得比婴儿手臂还夸张的阴茎在那已经绽开的花朵里进进出出,进去时把周边的粉肉全都塞进去,拔出时扯出一大堆娇粉色的媚肉。

粗成这样,怪不得宫主现在是这般模样。

没多久,柳知画就当着两个侍女的面狠狠的来了一回高潮,晶莹的蜜水喷得到处都是,地板上一片狼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