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繁体版 简体版
第一版主网 > 雪上霜 > 雪上霜(03)

雪上霜(03)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2023年11月18日

(三)

辽东的山上,雪花轻轻的飘下,可是他看见一个水泉不单没有结冰,而且还有两个少女在‘洗澡’。最新地址发送任意邮件到 ltx Sba@gmail.ㄈòМ 获取更多小说 ltxsFb.Com【最新地址发布页:.COM 收藏不迷路!】

“姑娘!你们不觉得冷的吗?”

“我们就是觉得冷才浸在水中。我看你只穿了一件长衫,还要把衣袖卷起来的,你才好像不觉得冷似的。”其中一个少女说。

“这……这些泉水不冷的吗?”

“这个叫温泉,泉水不单不冷,还蛮热的啊!你看不见我们脸上的汗的吗?”

“他当然看不见啊!他一直盯着我们的奶子,没有看过我们的脸啊!”

“姑娘!你……你误会了,我……我在看这泉水是不是真的不冷啊!”

“那你看出来了没有?”

“看不出!”

“那你下来试试就知道嘛!”“正有此意!可是怕两位姑娘误会。”

“有甚么好误会的啊!我们故乡经常是男女一起泡温泉的。”

“请问两位的故乡在那里呢?”说完就把衣服脱光,跳入温泉中。

“扶桑!”

“两位的汉语说得这么好。我真看不出两位原来是扶桑人呢!”

“我叫由美,她叫亚美!你叫甚么呢?”

“我姓雪!”

“原来姓雪的!难怪你不怕冷了。”亚美嘻嘻的笑着说。

“你想喝酒吗?”由美问。

“当然想啊!”

她们两个拿着一个木盘,走到他的身旁坐下,木盘中原来有数个小瓶,由美拿了一瓶给他,他一口就把整瓶酒喝掉。

亚美说“哇!你不要这样喝啊!很容易喝醉的。”

“是吗?我从少就把酒当作奶水来喝,可从未试过喝醉,这丁点儿的酒喝得醉我吗?”姓雪的笑着说。

跟着他又喝了三瓶,看见只剩下两瓶,而且由美和亚美眼定定的看着他,他才好像觉得不好意思的停下来。由美说“如果你喜欢,可以把这两瓶也喝掉啊!我们其实是不太喜欢喝酒的!”

“是吗?那太好了!”说完他把两瓶酒也喝掉。

在大石后,有两个辽人在看着他们三人。

“老大!原来小王没说谎啊!你看,这里原来真的有女子在洗澡的!而且蛮漂亮的啊!可是还有一个男的在啊!”

“把他干掉!我们两兄弟一人一个,不用争。”说完大笑着从大石后走出来。

“小子!快快在老子面前消失,不然这里就是你的葬身之地!”老大说。

“你们也想泡温泉吗?一起来吧!这个温泉这么大,三十个人一起也不会觉得挤迫啊!”姓雪的说。

“老子不单要泡温泉,还要她们好好的服侍我们两兄弟,你不要在这里碍手碍脚的,再不消失的话,不要怪老子心狠手辣。”

由美和亚美听到要她俩去服侍他们,都很害怕。要姓雪的想想办法。

“不要怕,对付这两条笨牛还难不到我。”说完,伸掌向前拍在水面上,被激起的水花像刀一样向两个辽人飞去。

两个辽人想闪,可是还是慢了一点。中了水刀后,就躺在地上了。

“这……这就是中原的武功吗?很厉害啊!”由美说完也学他一样伸手去拍水面,水花四溅。可是当然没有杀伤力啊。龙腾小说 <a href="mailto:ltxsba@gmail.com">ltxsba@gmail.com</a>

“怎么不成的?”由美问。

“哪有这么容易啊?”姓雪的笑着说。

“那要怎样才可以,你教我们好吗?”亚美说。

“……你们两个弄得我舒服的话,我就教你们吧!”

“好啊!我们看你这么帅,也很想服侍你的!”由美说。

由美说完就抓着他的鸡巴在上下套弄,另一只手就抓着他的手去搓自己的奶子,亚美就抓着他手去搓弄自己的小穴。又不断的吻他的脸和嘴巴。由美弄了一会,姓雪的鸡巴已经挺直了,由美便站起来,小穴对准鸡巴,慢慢的坐下来,然后上下的套弄。口中不断的大叫着。

“她在叫甚么?”姓雪的问。

“她说你的鸡巴很大,她很爽啊!”亚美笑着说。

过了一会,由美就停下来,然后坐在一旁,亚美立即坐上去,上下弄着。过了半柱香的时间,亚美说她不成了,就停下来。雪上霜把她抱着然后站起来,把她的身子上下的抛动着。

“啊……啊……啊……不……不……不要啊……我……我不成了……你……你快……快停啊……啊……啊~~~~~~”

这样弄了百多下,雪上霜就把精液射在亚美的小穴里。

“冷死我了……你……你真的不怕冷的吗?”亚美大叫。

“不太冷啊,可能刚才喝了点酒的缘故。”

“哎!差点被你操到甚么也忘了,快点教我们怎样才可以好象你刚才一样,水刀可以把人击晕。”

“那没甚么特别,不如我教你们一套掌法,十多个象他们的大汉,也埋不了你们身,好不好?”

“好啊!”由美很高兴的说。

“真的吗?”亚美很怀疑的问。

“当然是真的啊!”

接下来数天,姓雪的就住在由美和亚美的家中,教了她们一套‘飘雪掌’,姓雪的少不免每天也要由美和亚美陪他到温泉中享乐一番。

客栈中,只有一个老人在喝酒,掌柜和小二都坐在火炉旁取暖。

“小二,就快有客人来了,准备招呼人客吧!”老人道。

“老丈啊!外面下了半天的大风雪,这个时候又怎会有客人赶路到此呢?”

小二刚刚说完。就有人拍门叫道“小二!快开门!”

小二赶紧走去开门。

两个穿着貂皮大衣的汉子推门走进来,其中一个大叫“小二!快温两碗暖酒给大爷驱驱寒。”

“对!快啊!这鬼天气啊!好象要把人冷死一样啊!”

雪花不断从门外吹进来,那店小二正准备把门关上,突然有一个青年从门外冲进来,说“小二哥!五斤白干!一个涮羊肉锅子!再来些馒头和烧饼。”

“请坐请坐!立即送到!”

在这严寒的风雪天下,那青年身上只穿着一件青布长衫,一双袖子卷起来,好象不怕冷似的,长衫外紧缠着一条腰带,后腰斜插着一支银笛。

掌柜走到青年身旁说“客官!天气这么寒冷!看你的衣衫这么单薄,要不要一件貂皮的大衣来御寒啊!只要二十两银子就可以了!”

“不用了!掌柜,我最怕那些貂皮大衣了,穿了后活象一只粽子似的!”

掌柜那是关心这青年冷不冷。看见这青年在严寒下只穿一件长衫,寒寒酸酸的,怕这青年没有银两结帐罢了。

两个貂皮大汉坐下后,听到那青年的说话。瞪着那青年喝道“臭小子,你说甚么?”

“甚么?”那青年问,然后细想一想。

“啊!对不起!我不是对两位说的,我是说我穿了貂皮衣后行动多不便!”

“哼!”

“对啊!两个粽子走起来,脚步声半哩外也听见了!”老人笑着说。

“老家伙!你说甚么?”个子较小的那个说完站起来,想走过去教训那老头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