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繁体版 简体版
第一版主网 > 笑傲江湖之当时年少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作者:逍遥老道

20/11/14

刘冬芸因为怀孕的原因,变得性欲特别的强烈,这在怀壮壮的时候,是没有

过的。地址失效发送任意邮件到 Ltxs Ba@gmail.com 获取最新地址更多小说 Ltxsdz.com可能是因为那个时候还年轻,也可能是因为那晚第一次真正体验过了,做

女人的快乐,打开了她身体里淫欲的开关,总之刘冬芸现在几乎每晚,都会手淫

一下,当然手淫根本不能让她达到那晚上的快乐,但也比韦绍业弄得她不上不下

的要好些,最少能让她有个小高潮。

每天在午托中心,和陈阿姨表面上装作和平时一样,可越看陈阿姨越是让她

想起那晚那个男人的声音,她就越发的认定那晚欺负自己的男人,不,还不能称

为男人,只是个大男孩。那晚欺负自己的大男孩,就是陈阿姨的儿子黄尚武。

黄尚武在刘冬芸的心里,还是个不错的孩子。虽然个头不高,只有168 厘米

的样子,自己穿上高跟鞋都要比他高上那么一小截,也许是因为常要帮着家里干

农活的原因,他的皮肤略微有些黝黑,给刘冬芸印象最深的应该是他的眼睛,那

双眼睛,深邃而有神。以前不觉得怎样,现在回想起,他看向自己的眼神里,总

是有那么一团火,那火里充满了那种对女人的渴望的激情。而每当自己和他眼神

相对时,他总会冲着自己微笑,而那个微笑又是那么的温柔阳光,温柔到把人溶

化。

最初,每当她回想起那个晚上,都充满了害怕和不安。那个男孩的声音,那

个欺负她的人,让她感受到无助和羞辱。然而从她决定要留下这个孩子的时候开

始,她就开始接受那个晚上发生的事实,随着肚子一点点地隆起,曾经的害怕逐

渐被一种奇妙的期待所替代,每晚的手淫,她开始回忆那晚的情景再次发生,甚

至有些期待被黄尚武再一次地欺负。

在午托中心,刘冬芸多次差点忍不住,想与陈阿姨聊聊她的儿子,了解更多

关于黄尚武的情况。她的好奇心和对黄尚武的兴趣似乎在心中滋生,一直在她的

脑海中回荡。每当她看到陈阿姨,她都感到一股强烈的冲动,想要打破沉默,了

解更多这个欺负过自己的男孩子。

刘冬芸发现自己越来越被黄尚武吸引,而这种吸引力变得难以抗拒。她不仅

对他的外貌和个性感到好奇,还渴望知道更多关于他的过去、家庭和兴趣爱好。

她想要了解他的故事,更深入地了解他是什么样的人。

然而,同时,她也感到困惑和矛盾,因为她对于自己的感情感到有些羞愧和

不安。前些时候,自己还和韦绍业说,做不出那种嘴上说着爱你,又在肉体是享

受着别的男人带来快感的事,她坚信她是一个重视情感忠诚和纯粹爱情的人,但

现在,每晚上都要想着黄尚武手淫,这完全颠覆了她对自己的理解。而且每晚上

的梦也不再是单一的,被黄尚武欺负的场景,梦里甚至出现了两人牵着孩子的手,

一家三口的样子。

尽管刘冬芸试图控制自己对黄尚武的幻想,但她发现越是努力抵抗这些情感,

越是陷入了对他的深切情感之中。她开始感到自己可能已经对黄尚武产生了爱。

以至于有几次和韦绍业逛街,看到母婴店时,韦绍业问自己要不要去看看买点什

么。自己的回答总是不急。其实在她内心里,觉得这第一份婴儿的东西,怎么也

应该是孩子的爸爸来买的。再不济也应该是孩子的奶奶来买的。自己肚子里的孩

子,怎么说都是陈阿姨的孙子或者孙女。

刘冬芸每晚上手淫到了小高潮后,都会陷入沉思中,她理智告诉她黄尚武只

是幻想,然而现在心里却对他产生了深深的情感连接。这种幻想下的感情,使得

刘冬芸始终无法抽身。

时间很快就过了元旦,刘冬芸肚子里的孩子也有5 个月了,因为她的坚持,

每次都是自己去做产检,所以医院的医生们也都时常会问她,孩子的爸爸为什么

不来。而刘冬芸也总是笑笑不说话。

这一天刘冬芸做完产检,因为感觉有些累,所以就和韦绍业说了声,就没回

县里,而是留在市里的房子里。

一觉醒来,屋外已经是黑漆漆的一片。身子重的刘冬芸也没打算再自己煮,

拿起手机给自己点了份大骨汤,趁着外卖没到的时间,刘冬芸进了浴室洗了个澡。

刘冬芸刚从浴室走出来,身上只裹着白色的浴巾,湿漉漉的头发滴下水珠。

她正准备穿上衣服,突然听到敲门声。

「应该是外卖到了。」刘冬芸匆匆忙忙套上厚厚的睡袍,打开门,那个穿着

小黄衣戴着口罩的外卖小哥,分明就是那个每天晚上出现在自己梦里的黄尚武,

就是那晚欺负自己的人。

刘冬芸的心脏猛然跳动起来,她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眼前这个外卖小哥,似

乎要确认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您的外卖,祝您用餐愉快」外卖小哥伸手递过手中的外卖,外卖小哥说话

的声音有些颤抖。

「是你,对吗?那晚上的就是你」

「女士,我不知道您说的是什么意思」外卖小哥见刘冬芸不接外卖,把外卖

放在了门边上。转身就想走。

「等等!」刘冬芸的声音带着一种无法掩饰的震颤,她抓住外卖小哥的衣角,

她的表情坚决而又慌乱。

外卖小哥停住了脚步,他没有回头,只是轻轻地说,「对不起,我真的不知

道你在说什么。」

刘冬芸心中的怒火急速上升,但更多的是慌张和不安。那晚上的事情,她每

一个细节都清晰记得,而现在,那个男人竟然面不改色地否认。

「你别想走。」刘冬芸死死抓着外卖小哥的衣角,她的声音尽管小,却带着

坚决,「你敢走我就报警,县里的案子还没有消,只要比对你和我肚子里孩子的

dna ,你不但跑不掉,还要坐牢,最少3 年起步,你跑啊」刘冬芸说完放开了手。

外卖小哥沉默了片刻,缓缓地转过身,摘下了脸上的口罩,他的脸上是一种

复杂的表情,犹疑、惊讶、忏悔,还有一种混杂其中的微妙情感,那是一种他早

已努力压抑下来的,对刘冬芸的喜爱。是的刘冬芸没有认错人,这个外卖小哥,

就是这几个月来,天天出现在她梦里的黄尚武。

黄尚武沉默片刻,他的眼神中带有一种疲倦和深沉的痛苦,「我承认那晚确

实是我,我们进屋谈吧」,黄尚武眼神躲闪着刘冬芸因为拉扯而露出的胸口那大

片的白。

黄尚武跟在刘冬芸的后面,进了屋子,刘冬芸把外卖随手放在了茶几上,转

过身,「你为什么要这样?」刘冬芸终于忍不住开口,声音带着些许哽咽。

黄尚武深深地叹了口气,他缓缓走到刘冬芸面前,跪了下来。他的眼神中透

露出一种无法言喻的痛苦,「对不起,刘阿姨。我知道那晚上我伤害了你,可是

那都是因为我爱你,爱你爱到无法自拔。」黄尚武拉开自己的衣袖,上面满是一

道道的伤疤。「我每晚每晚得因为想你,睡不着,我知道你有老公,还有个和我

一样大的孩子,可我就是莫名的喜欢上你,爱你。我控制不住我自己,我就用针

在自己的手上划道道,这样的疼能让我暂时的忘记去想你。」

刘冬芸愣在原地,她没有想到黄尚武会如此坦白地表露出自己对她那痛苦的

爱。她的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她试图说话,但喉咙仿佛被堵住了一样。黄尚武的

坦白让她感到无比复杂的情感,既有痛,还有一丝被触及内心深处的感动。

黄尚武继续说道:「我知道这一切都是错的,我没有权利去伤害你的家庭,

去侵犯你的感情。但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每次见到你,我心跳加速,每次离开

你,我都感到一阵空虚和孤独。我不是故意伤害你的,我只是爱得太疯狂,太深

刻,以至于无法自拔。」

「那你也不能强奸我啊,那是犯罪,你知道吗?」

黄尚武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他意识到自己的所作所为是不可原谅的。01bz.cc他闭

上了眼睛,深深地叹了口气,然后低下头,不敢直视刘冬芸。

「刘阿姨,我真的很对不起你,我深感愧疚和羞愧。我知道那一夜的行为是

不可原谅的,我没有任何借口,也没有权利强迫你。我只是想告诉你,我对你的

感情是真实的,但我知道这并不合法,也不道德。我愿意承担一切后果,包括法

律的制裁。刘阿姨,你报警吧。报警让警察把我抓起来。」

「报警抓你?你被警察抓了,我的名声也毁了,壮壮怎么面对别人的指指点

点,还有我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孩子还没出生就有了个坐牢的爸爸?」

「孩子?刘阿姨,你说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

刘冬芸的泪水再次流了下来。她点了点头,眼中充满了痛苦。

「是的,这孩子是你的。」

「这不可能。」

「不可能?怎么不可能,那晚上你自己有没有带套,你不清楚?你有没有把

你那些个东西,射进我的身体里,你不清楚?如果我和我先生要生二胎,会等到

现在?壮壮都已经17岁了。你觉得我会弄错吗?现在你还敢说不可能吗?你要不

信,我们可以去验dna ,只不过那样你就一定要去坐牢,你想坐牢吗?」

黄尚武感到震惊,他没有想到自己的行为会导致这样的后果。他的脸色苍白,

心情沉重,他意识到自己不能逃避这个责任。他缓缓站起身,面对刘冬芸。

「刘阿姨,那你先生和家壮知道吗?」

「壮壮怎么可能知道?你觉得我们会告诉他,自己的妈妈被人强奸还怀上了

强奸犯的孩子?」

「那就是说,你先生知道了?」

「那是另外的一个事,你现在没必要知道,我现在就问你,你现在知道我肚

子里的孩子是你的了,你打算怎么办。」

黄尚武深吸了一口气,他明白自己不能再回避这个问题,必须面对现实。

「刘阿姨,我会尽一切努力来承担这个责任。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尽心尽

力地照顾你和孩子。」

刘冬芸看着他的眼神,看到了他的诚意和决心。她深吸了一口气,「你怎么

承担?」

「刘阿姨,我现在白天在工地做小工,晚上送外卖,每天能有400 左右的收

入。我知道这不多,但是以前我不知道有孩子,现在我知道了,我会更努力地去

赚更多的钱,以后我来养你和孩子,相信我,给我个机会。我不能坐牢,我要给

你和孩子一个美满的家。韦叔叔能给你的,我也能给你,不,我要比他给你更多

更好。刘阿姨,给我个机会可以吗?让我来照顾你和你肚子里的孩子。」

刘冬芸的眼泪再次夺眶而出,但这一次,泪水中充满了复杂的情感。她深深

地吸了一口气,「黄尚武,你能这样说,说明你还算个男人,孩子是无辜的,我

也不愿意把他的未来定义为有一个坐牢的爸爸,孩子需要一个父亲。你今晚要做

到几点?你先去做工吧,先让我静静,你收工以后再过来,我们再聊吧」

黄尚武感到宽慰,他明白这是一个重要的机会,一个机会来弥补他之前的过

错,为未来的孩子和刘冬芸创造一个更好的生活。

「我会加倍努力的,刘阿姨。我收工后会尽快赶过来,我们再好好聊聊,你

先好好休息,不要担心,我会尽力去做好一切的,相信我。」

「记住你别想逃,收了工就给我马上过来。」

黄尚武匆匆离开了刘冬芸的家,他意识到,未来将会是一段充满挑战的旅程,

但他已经下定决心,无论发生什么,他都会尽全力来照顾刘冬芸和孩子。

当黄尚武匆匆离开后,屋子里重新沉浸在冷寂之中。虽然空调已经开启,屋

子内却依然弥漫着一丝寒意。刘冬芸紧紧拽紧身上的睡袍,试图在这孤独的时刻

找到一丝温暖。

她的目光落在桌上一碗热腾腾的大骨汤上,然而,她的胃口却已消失得无影

无踪。心情的波动让她觉得难以入睡,于是她将自己扔进了沙发里,一时间,沙

发仿佛成了她唯一的安慰。

孩子,她的孩子,怀在她的腹中已经五个月。那个无辜的生命在她的体内茁

壮成长,也在她的心灵深处点燃了新的火花。刘冬芸不禁轻声呢喃," 唉,你真

是上天赐给我的孩子吗?要不,以后妈妈就叫你「天天」吧。" " 你的爸爸曾经

欺负了妈妈,妈妈的丈夫说,让上天来决定你是否存在,不让妈妈吃避孕药。不

出所料,你降临到了我的生活中。" 刘冬芸深吸一口气,她感到自己的内心波涛

汹涌,但她已做出了抉择。

" 妈妈早就猜到那晚是谁欺负了妈妈,可妈妈没有告诉自己的丈夫,妈妈也

承诺不去找谁是你的爸爸,让上天来决定,是否应该再次与你的爸爸相遇。在过

去的两个多月里,妈妈一直在努力克制自己。" 她轻轻地摩挲着自己的肚子,仿

佛在与未出生的孩子交心。

然而,这个晚上的巧合,就因为点了份外卖,让她与黄尚武再次相遇。她的

心情如同被风暴搅动,愧疚和疑惑交织,不知如何是好。

" 天天,你觉得妈妈该怎么办呢?" 刘冬芸对着自己的腹中的孩子轻轻的说。

刘冬芸慢慢的坐起了身子,拿起手机,给自己在沙发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

一边摸着自己的肚子,一边发了条微信给韦绍业。

「老公」

「怎么啦,老婆」韦绍业回复的非常快。

刘冬芸深吸了一口气,平静了下心情,这才回复了韦绍业。

「老公,还记得,我们让老天来决定,让不让我再次遇到孩子的爸爸吗?」

韦绍业看着手机里传来的消息,脑海里又出现了那晚刘冬芸被内射的画面,

不由得小腹一紧,急忙回复,「当然记得,怎么你看到了那个强奸犯?报警了吗?」

「你希望我报警吗?」

「当然希望了,让警察把他抓起来,他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

「你真是这样想的?前两个月,你不是承认自己第一时间感觉到的是兴奋,

我猜你刚才听说我见到他的时候,你是不是也兴奋了?」

「我……」

「好了,不用解释了。你也别猜了,我告诉你吧。刚才我点了份外卖,他送

外卖过来,被我认出来了,他也承认了那晚欺负我的就是他。我也告诉了他,我

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

「那他怎么说?他没有再欺负你吧」

「你就那么想他欺负我吗?」

「不是,不是,我……」

「我让他先走了,让他一会儿下了班在过来。商量孩子的事。」

「下了班?那应该是很晚了吧」

「是的,所以我现在要问你,你真的想要我给你带绿帽子吗?真真正正的绿

帽子哦」

「我……」

「如果你真是那么想的,我一会儿就留他在这里过夜。如果你不想,那一会

儿我就不让他进门了。」

「我……」

「不急,你还有时间,慢慢想清楚。」

韦绍业知道,刘冬芸是在向他做最后的确认,让他考虑清楚要不要真的迈出

那一步。韦绍业知道如果迈出了这一步,那就和刘冬芸被强奸的插入完全不一样

的了,以后刘冬芸那条通往心灵的捷径,就不在是只有自己一个人可以走的了。

甚至自己以后能不能走,那都要看刘冬芸让不让了。一旦自己回复了肯定的答案,

那自己老婆的小穴,马上就要主动的接纳另一根鸡巴了。韦绍业是万分的纠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