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繁体版 简体版
第一版主网 > 心火(父女,高H) > 心火(51-55)

心火(51-55)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2024年2月9日

51,露台蹭逼

湿润的腿心一碰触到微凉的空气,顾怜忍不住瑟缩一下,紧张的情绪很快将她淹没,让她下意识地往爸爸的怀里躲,寻求安全感。地址失效发送任意邮件到 Ltxs Ba@gmail.com 获取最新地址01bz.cc【最新发布页:.COM 收藏不迷路!】

顾修年却仍是一副淡定的模样,仿佛一点也不怕被发现,还有心思逗弄她,将两根手指压在她逼缝上,轻轻地蹭着,像在盘弄什么好玩的玩具。

客厅内,池昊电话讲得起劲,有点手舞足蹈的,像个活泼的小孩。

顾怜隐约听到他说话的内容,说N市很大很好玩,C大很漂亮,他和顾怜去学校逛过两次。

……

察觉到她的分,顾修年手上稍微用力,捏住她的阴蒂,狠掐了一下,顾怜就像是被电流击中,身体一阵哆嗦,爽得差点呻吟出声,幸好她及时咬住下唇,才堪堪忍住。

她抬眼娇柔地瞪了爸爸一眼,想要他赶紧住手,但男人已经打定要这样弄她,自然不肯轻易罢手。

“转过去。”顾修年贴在她耳边,用气音悄悄说。

顾怜耳根发痒,缩了缩脖子,还是乖乖地听话转身,趴到墙上。

从她这个角度,是没可能看到里面的情情况,却能隐约听到池昊的声音。

一墙之隔,别人在里面说话,顾怜被爸爸按在墙上脱裤子,这样的刺激对顾怜而言,实在太致命了,她从刚才就一直在发抖,几乎就要站不稳。

可越是紧张,身体就越敏感,她甚至能感觉到自己腿心的花穴正在不断地流水,那黏腻的体液流到她的腿根,再被她裤子的布料吸走。

爸爸高大的身躯就贴在她背后,硬起的裤裆一下下蹭着她的后腰,几根手指更是一刻没停地揉搓着她的小逼。

腿心像着了火一般,又热又痒,顾怜被搓得舒服极了,半眯着眼睛,晃着腰迎合爸爸手上的动作。

她担心被发现,又忍不住在爸爸的手中沉沦,实在太舒服。

如果池昊一时兴起走出露台,看到他们父女在这角落里偷情,她该怎么办?要是这事闹得妈妈都知道了,又该怎么办?

可她根本无法阻止这一切,爸爸的手指太灵活了,把她弄得太舒服了,她喜欢被爸爸玩弄,想要高潮,她根本不想爸爸停下来。

顾怜踮起脚尖,压低腰向后翘高臀部,将自己裸露在外,流着骚水的小逼向后送了送,贴到爸爸撑起帐篷的胯部,让两人的性器隔着爸爸的裤子,紧贴在一起。

女生脆弱敏感的阴蒂和穴口,在摩擦到男人裤子有点粗糙的布料时,被刺激得颤了颤,但很快又更紧地贴上去。

顾修年被她这副主动的浪荡模样刺激到,扶着她的腰,用力地顶了顶,性器顶到她软柔的穴口时,顾怜爽得倒吸一口凉气,双手撑着墙,扭腰摆臀地迎合男人的顶弄。

这样的画面实在太过刺激,池昊还在门里面讲电话,她和爸爸居然在门外面磨逼,真的太淫荡了。

可伴随着羞耻感而来的,是极致且致命的快感,像狂潮一般,一波波地冲刷顾怜的经,让她浑身战栗,欲仙欲死。

她想要爸爸用力撞她,却又怕被听到,只能咬住下唇不敢吭声,爸爸一向最会折磨她的身体,越知道她想要什么,越是不肯给她,知道再多顶几下她的阴蒂,她就能痛快高潮,他却非要慢条斯理,不紧不慢地磨,磨得她又爽又着急,整个人吊着一口气,不上不下的。

在这样水深火热的煎熬中,客厅里的池昊终于讲完电话,起身离开小客厅,回到他的客房里。

顾怜这才舒了口气,整个人也跟着放松下来。

“爸爸,快点……”

她语调软绵绵地撒娇,身体极度渴望一次激爽的高潮。

然而,顾修年却突然松开她的腰,顶着她穴口的胯部,也跟着离开。

没了男人的磨蹭,顾怜瞬间感到下体一阵空虚,又热又痒,整个人难受得不行。

她眼睛里含着雾气,不解地转头去看他。

“爸爸……”

她的话还没问出口,忽然就听到“啪”的一声,疼痛感瞬间从她的腿心的阴户上传来。

“啊……”顾怜被打懵了,爸爸居然用手扇了她的小逼一巴掌。

没等顾怜反应过来,第二个巴掌又落下来。

“啪啪……”这次是连扇两下。

顾怜被吓到了,可下体又疼又爽,让她忍不住仰起头呻吟出声:“啊啊……”

52,喷尿

顾怜发现,原来疼痛真的能激发快感,爸爸抽打她小逼的力道不轻,打得她有点疼,但除了疼痛之外,更多的是另类激爽的快慰,让她又疼又爽,欲罢不能。

“嗯……”顾怜扶着墙壁,支撑自己酥软的身体。

身后的男人又道:“腿打开,屁股翘高。”

顾怜简直要羞死,明明在被爸爸抽打小逼,自己还要主动翘高屁股,彻底暴露出小逼给他打,这种感觉实在太淫荡,又太下贱。

她一向高傲惯了,这样近乎羞辱的体验,对她来说实在是太过刺激,心理上有些承受不住,可越是羞耻,快感就越强烈,顾怜觉得自己仿佛要被撕裂成两半,一半的她觉得这样的情事太过下流羞耻,一半的她又无比快乐地沉沦在这下流的欲望中。

“啪。”

又是一记抽打落下,精准地打在顾怜无毛的嫩逼上,那片嫩肉被力道冲击得抖了抖,连带着臀肉也弹了几下,腿根的皮肤迅速泛红。

“啊……”

顾怜整个身体都跟着颤抖起来。

“爽吗?”顾修年低头,在她耳边问。01bz.cc

顾怜颤颤悠悠,小声说了句:“疼。”

她现在腿心火辣辣的,很热很胀,也很空虚。

顾修年手掌在她腿心揉了揉,揉出一手黏腻的液体,问:“真的只有疼吗?不爽?”

顾怜抿了抿唇,羞红了脸,不好意思说了。

男人挑眉,说:“那就不打了,把裤子穿起来吧。”

顾怜一听急了,她内体的欲望已经彻底被撩起来,情绪被吊得不上不下的,怎么能说停就停呢,她扭过头,可怜巴巴地看着爸爸,小声说:“爽的,很爽。”

顾修年眼中笑意更深,低头吻了吻她的唇角,说:“那还想更爽吗?”

“嗯……要。”

话音刚落,爸爸的巴掌又朝她的小逼扇去,发出“啪”的声响。

“啊……”顾怜扬起下巴,舒爽地叫出声。

“腿打开。”男人命令。

这一次,顾怜老老实实地配合了,打开腿,翘起臀,将被打红的花穴从后方暴露出来。

男人这次没有怎么停顿,“啪啪啪啪……”连续几个巴掌都精准地抽在顾怜的小逼上。

“啊啊……”

疼是真的疼,但更多的是能震撼到灵魂的激爽快感。

花穴持续被拍打,很快变得红肿不堪,温热黏腻的体液源源不断地从穴口溢出,流到顾怜的腿根,又被男人的手掌拍打得溅飞出去,看起来格外淫靡。

在如此强劲的刺激下,快感迅速地在顾怜的阴蒂上炸开,花穴快速地收缩痉挛,吐出更多的骚水来。

“啪啪啪。”

“啊啊……嗯……爸爸,我快到了。”顾怜喘息着,颤抖着,想要躲开爸爸的抽打,可她越说自己要高潮,爸爸就抽打越用力,让她抖得都快站不住。

高潮的瞬间,顾怜几乎是两眼冒金星,差点就翻出个白眼来。

然而,她爽了,爸爸却没打算放过她,一只手搂住她的腰,用小一点的力道,继续拍打她的阴蒂和小穴,把顾怜刺激得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带着哭腔求饶:“爸爸……别弄了,好难受……嗯……”

“再喷一次,乖。”顾修年说着,将她的裤子又扯下去一些,手指往前探,夹住她的阴蒂狠狠地揉搓。

高潮后的身体无比敏感,再被这样玩弄,简直就是爽到发疼,顾怜挣扎着想要推开爸爸的手,奈何力气没他大,被他按着用力让揉。

忽地,一股强烈的排泄感,从她尿道里急切地传来,顾怜吓一跳,挣扎得更凶了,胸膛剧烈起伏着,小声道:“爸爸,不行,我要……我要尿尿……”

顾修年嘴唇勾起,又用手拍打她的花穴,沉声道:“别怕,尿出来。”

“不要……”顾怜小猫似地哼着,挣扎着。

但顾修年抽打小逼的技巧实在太高明了,每一下都狠狠地打在她的敏感点上,顾怜强行忍了又忍,还是再一次被他抽打得冲上高潮。

这一次的快感大得可怕,震得她全身酸麻,腿根又快速地抽搐着,她只觉尿道口一松,一股热烫的液体便争先恐后地冲出来,不仅将她自己的腿根浇湿,也淋湿了爸爸整个手掌。

这一瞬间,顾怜真是羞到恨不得原地爆炸。

53,再尿一次?

之后的两天,顾怜都在躲着顾修年,因为一想自己不仅被爸爸玩到尿了,还尿他一手,她就快要羞死,压根不敢面对他。

顾修年也没强求,任由她躲着,反正只要他想,随时都能堵到她。

倒是徐梦觉得稀,特地过来问顾怜,“你这两天对你爸爸,是不是太冷淡了?”

顾怜脸颊微红,扭捏道:“不一直都这样吗?我以前也躲着他。”

“以前是以前,最近你们父女两不是亲近多了吗,他还经常特地回来陪你吃晚餐,是不是又有哪里得罪我们小宝贝了?”

徐梦很细心,早就注意到近期父女两关系的转变,欣慰之余,难免多了一些关注。

“没有的妈妈,还是那样。”顾怜敷衍她。

徐梦拍拍她的手,眼温柔得几乎要滴出水,道:“别和你爸爸太生分,在这世界上,他是唯一个会不顾一切保护你的男人,知道吗?”

顾怜撅着嘴,小声问:“妈妈,你也会保护我的呀。”

“是呀,但妈妈能力有限,没办法像你爸爸那样无所不能。”

顾怜心情很复杂,因为她欺骗了妈妈。

她搂着徐梦,将脸埋进她肩颈,小声说:“妈妈,我以后会保护你的。”

徐梦是真的不愿意看到父女两再度变疏远,于是想了个法子,对顾怜说:“我让厨房炖了烫,等会你给你爸爸送去公司,多和他撒撒娇,搞好关系,知道吗?”

顾怜欲哭无泪,她就是故意在躲着爸爸,结果妈妈还偏要把她往爸爸面前送。

“就……不用了吧,公司食堂的伙食也挺不错的。”顾怜委婉地拒绝徐梦。

“你这孩子,让你送你就去,别找借口。”

最后,徐梦难得强势一把,烫煲好后,就将顾怜推上车了。

上车前,顾怜还在做垂死挣扎,“我今天说好要带池昊出去玩。”

徐梦温柔地拒绝:“不用了,池昊今天就在家里休息。”

顾怜:“……”

最后她只能领着保温杯乖乖上车。

司机将车子开出院子,顾怜不经意转回头,就看到妈妈还站在家门口,新情熨帖又沉重,要是哪天被妈妈发先她和爸爸的事,妈妈会讨厌她吗?

顾怜实在不敢往下想。

而站在家门口的徐梦,也同样新情复杂,看着女儿的车消失的拐角处,她无声地叹了口气。

18年了,她在这个家住得太久太久,久到都快忘记自已其实是个有爱有梦的人,先在女儿终于长大了,她想自私一次,离开这里,去追寻自已错过的青春。

那个人一直孤身一人,徐梦不用问也知道,他在等她,如果她不去,他就会等上一辈子,她不忍新。

顾怜是顾家唯一的继承人,顾修年的亲骨血,他绝不会同意徐梦带走她,所以在离开之前,徐梦希望能看到女儿和爸爸更亲近一些,那样的话,她就可以放新离开了。

那边,顾怜不情不愿地去到公司,见顾修年没在办公室里,问了秘书室的女助理,知道他是去开会了,顾怜想了想,放下保温杯就想离开,结果刚走到门口,就被女助理拦住了。

女助理可怜兮兮地对顾怜说:“顾小姐,你来都来了,就等顾总开完会吧,顾总刚刚在会议室里发脾气了,我怕我没拦住你,顾总回来会骂我。”

看她这副模样,顾怜不忍新,也就没走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