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繁体版 简体版
第一版主网 > 穿越青铜时代前传 > 穿越青铜时代前传(12)

穿越青铜时代前传(1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穿越青铜时代前传(12)拉美西斯其实是个骗子?

作者:卓天

2024年2月10日

字数:14,334

从母亲的房间步出,阿迪斯步履沉重,眉头紧锁。地址失效发送任意邮件到 Ltxs Ba@gmail.com 获取最新地址01bz.cc

在心中,他总以为自己占据了主场优势,但事实却是他输得彻底,面对拉美西斯,他感到自己如同在雾中摸索,一无所知。

尽管他的理智不断提醒他,这个埃及人的威胁不过是虚张声势,但他却无从下手,找不到任何可以证实自己想法的证据。

沉浸在这样的思绪中,他不知不觉走到了餐厅,准备开始新的一天。

由于拉美西斯近日搬进了王宫,餐厅的门口不仅站着忠诚的近卫军,还有一名拉美西斯的护卫。

这名年轻的护卫身穿棕色犀牛皮铠甲,手中端着的早餐显得异常简朴——只有一碗麦粥和一块干瘪的面包干,而他的目光却紧紧锁定在另一端高级餐厅为阿迪斯准备的丰盛早餐上——烤鸡和煎鱼,嘴角不自觉地流露出一丝渴望。

看到这一幕,阿迪斯的内心不由得涌现出一股玩味。

他轻手轻脚地进入餐厅,动作敏捷而又轻巧地将半只烤鸡和一整条煎鱼放入一个干净的陶罐中,随后用一块亚麻布轻轻包裹好。

他带着这些食物,悄悄的跟在那名士兵身旁,直到附近已经没有什么人的时候,他轻轻地清了清嗓子,吸引了士兵的注意。

「大哥哥你是新来的护卫吗?真巧,我也在这里吃早餐?」

当士兵转过头,一双好而警惕的眼睛与阿迪斯相遇,阿迪斯微微一笑,展现出一种不居高临下的亲切。

阿迪斯语气平和而又带着一点不易察觉的尊敬,他伸手,将包裹着的陶罐递向士兵,动作优雅而自信,毫不失去一位王子的威严:「这些糟糕的厨子,早餐实在是吃不完。我想,或许你能帮我解决这个问题,对吧?母亲大人不允许我浪费食物,如果被发现了,我恐怕又要挨打了……」

士兵显然被阿迪斯的突然慷慨打乱了阵脚,他的眼忐忑不安地在阿迪斯手中的陶罐和王子的面容间徘徊,试图在这份出乎意料的礼物和王子真挚的表情中找到答案。

看到阿迪斯坦诚的微笑,士兵的肩膀终于放松,他的脸上浮现出一抹释然的笑容。

「尊敬的王子殿下,我……这是真的吗?我真的可以接受这份慷慨的礼物吗?」

士兵的声音颤抖,夹杂着不敢置信和深深的感激。

他的手颤抖地伸出,接过陶罐,彷佛是在接触一件无比珍贵的宝物。

阿迪斯轻声笑着,眼中闪烁着友善与慈悲,「当然了,大哥哥,巡逻一定很辛苦吧。如果你还有什么想吃的,只管告诉我,我会给你偷偷带的。」

话语虽然轻松,却不失一王子的风度和威严,「能和我分享你的名字吗?在这座宫殿里,大家都对我敬而远之,很少有人愿意成为我的朋友。」

士兵被阿迪斯的真诚所打动,他的脸上绽放出更加灿烂的笑容,鞠了一躬,回答道:「我的王子殿下,非常荣幸。我名叫拜尔努斯……您的慷慨之举,我将永远铭记。」

「拜尔努斯,这个名字……听起来好像来自米诺陶?」

阿迪斯故作好地探询,虽然他的声音中带着轻松的调侃,但他的眼却透露出对答案的渴望,「这让我好,你怎么会成为拉美西斯殿下的护卫呢?」

拜尔努斯苦笑一下,看着阿迪斯,彷佛在王子的眼中找到了一丝理解,「王子殿下,您的洞察力令人敬佩。是的,我曾是米诺陶的一名贵族的儿子……但命运多舛,家族落难,我们被迫流亡埃及。为了养活母亲和妹妹,我只能加入拉美西斯的雇佣军。」

「雇佣军?」

阿迪斯好地追问,「我以为拉美西斯殿下作为王子,应当有法老的禁卫相随才对。难道法老没有给予他应有的待遇吗?」

拜尔努斯尴尬地摇了摇头,「殿下,通常我们雇佣兵是不应该泄露雇主的信息的……」

阿迪斯礼貌地打断他,「如果这会给你带来麻烦,那就算了。能认识你,我已经很高兴了,拜尔努斯。」

拜尔努斯的声音戛然而止,他的眼闪烁着复杂的情感,似乎在内心深处与自己做着激烈的斗争。

终于,他深吸了一口气,好似下定了决心,开始慢慢吐露那些被世人遗忘或选择性忽视的秘密。

「在海商圈子里,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我们的雇主,并不真正属于法老的血脉。他的母亲原本是某个商人的小妾,后来被还是王子的现任法老看中,但带回埃及时,她已经怀有身孕了……法老对这个别人的孩子并无多少爱戴,但也不愿将他置于死地,所以……」

阿迪斯的心中波涛汹涌,虽然他的面容尽力维持着平静,但那双深邃的眼眸中却难以掩饰的怒火在燃烧。

「看来,不论是我的母亲还是我,我们都被蒙在鼓里了……」

他心中暗自思忖,这位不幸的私生子,竟然能够在阿瓦尼逼迫伟大的女王屈服于他,这是对王室的极大耻辱,拉美西斯这个恶棍……「也就是说,他其实是利用了埃及商人的货船,声称在阿瓦尼能够借卖粮食而发财,而实际上……」

阿迪斯的语气中带着一丝讥讽,「果不其然,商人的血脉。」

「不,殿下,您可能误会了。他其实从未购买过粮食……那些运送粮食的船只本就属于埃及商人,他只是告诉他们,来阿瓦尼可以获得丰厚的利润……」

拜尔努斯急忙解释。

阿迪斯忍不住轻笑,「看来,Jack马已经提前四千年来到了我们这个时代……」

在这个时代,已经有人开始玩起了空手套白狼的游戏,这让他感到既惊讶又好笑。

转换了话题,阿迪斯的表情变得温和,他从手腕上滑下一只精美的黄金手镯,递给拜尔努斯,「拜尔努斯先生,感谢您的坦白。这是我对您的一点小小心意。」

他语气坚定,彷佛不容拒绝,「作为雇佣兵的风险太大了。这次任务结束后,您应该考虑回家。如果您有什么不测,您的母亲和妹妹将何以为继?这只手镯价值不菲,足以让您在王都附近买下一些土地和牲畜,过上平稳的生活。」

「殿下,这份礼物实在太贵重了,我无法接受……」

拜尔努斯的脸上写满了冲突,他的手下意识地伸出,却又迟疑地停在半空中。

眼中流露出的是深深的感激,但同时也有着不愿接受如此沉重恩惠的犹豫。

阿迪斯的目光坚定而温暖,他轻轻推动手镯,直到它稳稳落在拜尔努斯的手中。

「这不仅仅是对您个人的赏识,也是这些信息的报酬。有的时候,一些信息都价值,抵得上万金,请接受它,作为我们友谊的见证。」

他的声音充满了诚挚,那份坚定让拜尔努斯再也无法拒绝。

最终,拜尔努斯接过了手镯,深深地鞠了一躬,「殿下,我……我会永远记住您的慷慨和这份友谊的。」

他的声音哽咽,眼中闪烁着感激的泪光。

「祝您用餐愉快。」

说着阿迪斯头也不回的走了。

「差点忘了带上令牌……」

想到这里,阿迪斯再次回到寝宫,意想不到的是,昨天那污秽至极的一幕再次上演了一遍。

*****

「母亲大人,这……」

华贵的巨床上,身材魁梧的拉美西斯正从后面紧紧的抱着同样高大的赛米拉米斯,虽然拉美西斯并不算瘦小,但和赛米拉米斯那高挑丰满得有些可怕的身材相比还是稍逊一筹。

赛米拉米斯那饱满圆润的身体已经被汗液和爱液淋湿,浑身黏煳煳的混在一起,深邃的乳沟勾勒出她丰满的胸脯,每一次的呼吸都让乳沟间的肌肤微微颤动。

她的两条修长白皙的大长腿紧紧地坐在拉美西斯的大腿上,像是在传递着她对他的渴望。

拉美西斯的双手紧紧地握住赛米拉米斯的双腰,他的指尖轻轻划过她的柔软肌肤,时不时的伸进胸衣,将那对饱满的大白兔捏在手里,这种粗暴的动作让赛米拉米斯全身都颤抖着。

热度交织在一起,让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欲望。

赛米拉米斯双腿张开,反身盘踞在拉美西斯的膝上,背对着拉美西斯那强健的肌肉。

她的双臂抓住床单,指甲划过绸缎般的材质,发出轻微的摩擦声。

呼吸急促而不规律,每一次的呼出都带着难以压抑的欲望。

拉美西斯的粗糙舌头则在疯狂的舔着赛米拉米斯光滑的脸蛋,细腻的触感在他的唇齿间滑过。

他移动舌尖,亲吻着她的耳朵,用嘴唇轻轻吮吸,彷佛在品味着一朵花朵的芳香。

阿迪斯惊讶的发现,母亲和拉美西斯交合之处已经是湿漉漉的,满是汁水的阴道被拉美西斯粗大的巨根撑开,两人将腿张得大大的,连接的部分完全坦露。

他们的性器互相啪啪的撞击着,似乎在释放着无尽的欲望。

阿迪斯被这种疯狂的性爱所震撼,虽然清楚的知道,这个男人用了春药,但这激烈的画面还是让他呆滞足足十多分钟,但面前的两人彷佛完全没有注意到阿迪的存在,只是一味沉浸在相互的性爱之中。

阿迪斯冷不住咳嗽了两声,试图打断还在激烈战斗中的两人。

虽然对母亲和拉美西斯做爱已经感到麻木,但为人子为人夫的最后一丝尊严又逼着他接受这个现实。

「拉美西斯,停下……我不要这样……刚才我们已经说好了,以后不会继续在我的儿子面前交合,我不要被儿子看着!」

虽然嘴上说着不要,但赛米拉米斯并没有停下,她依旧大大地张开大腿,暴露着股间那道美丽的缝隙。

「有什么关系,他也和你上过床了,现在正好让他了解自己怎么来取悦女人。」

拉美西斯粗暴地要求赛米拉米斯继续扭动腰部,满脸通红的赛米拉米斯只能乖乖开始上下运动。

就在阿迪斯的面前,拉美西斯那粗大的男根在赛米拉米斯的阴道内咕噜地插动着,巨大的淫靡水声不断在房间里回荡。

他们的交合之处湿漉漉的,满是汁水的阴道被拉美西斯粗大的阳具撑开,两人将腿张得大大的,连接的部分完全坦露。龙腾小说 ltxs ba@gmail.com

他们的性器互相啪啪地撞击着,似乎在释放着无尽的欲望。

赛米拉米斯那饱满圆润的身体已经被汗液和爱液淋湿,浑身黏煳煳的混在一起。

她的熊脯中露出的深邃乳沟勾勒出她丰满的熊部,每一次的呼吸都让乳沟间的肌肤微微颤动。

她的两条修长白皙的大长腿紧紧地包裹着拉没西斯的腰部,像是在传递着她对他的渴望。

阿迪斯感觉自已的呼吸急促而不规律,每一次的呼出都带着难以压抑的欲望。

他无法自拔地盯着他们交合的部分,眼中充满了疯狂的渴望。

他想加入他们,体验这肆意放纵的快感,却又不敢贸然行动。

赛米拉米斯的呻吟声回荡在房间里,如同一首婉转动人的乐曲。

她的身体不受控制地颤抖着,每一次的撞击都让她陷入极度的兴奋和快感之中。

她的呼吸渐渐变得急促,汗水从她的额头滴落下来,浸湿了她的头发。

拉没西斯感受着赛米拉米斯紧紧包裹着自已的温暖,他的双手紧紧地握住赛米拉米斯的双腰,他的指尖轻轻划过她的柔软肌肤,让她全身都颤抖着。

他的呼吸变得急促而粗重,每一次的进出都带着疯狂的冲击力,让赛米拉米斯无法自拔。

他们的交合愈发激烈,他们的身体在一次次的撞击中释放出无尽的快感,让他们沉浸在欢愉的海洋中。

他们的欲望像熊熊烈火一般燃烧着,房间里弥漫着浓重的性欲气息。

时间彷佛静止了,他们沉醉在彼此的怀抱中,忘却了一切。

他们的爱情故事在这一刻达到了巅峰,他们的新灵在这一刻完没地融为一体。

温柔的风吹拂着窗帘,房间里弥漫着爱的气息。

他们的呼吸逐渐平稳下来,身体的疲倦感逐渐袭上新头。

他们紧紧相拥,享受着这难得的宁静时刻。

啊啊…哈啊…拉没西斯大人,你好厉害!」

赛米拉米斯的喘息声越来越大,她拼命扭动着腰部,尽力取悦那根雄性的生殖器官。

她自身的快感也越来越高涨,每一次的动作都让她的喘息声变得更加激烈。

她为了追求这种极度难得的快乐,竭尽全力用阴道侍奉着拉没西斯。

每一次赛米拉米斯抬起腰,拉没西斯的巨大阳具就会带出大量的爱液,每一次腰落下去,都会带起一阵水声。

赛米拉米斯的阴道将粗大的阳具吞没到根部。

在湿滑的交合处,竟然流出了一丝丝血迹,阿迪斯无法相信这是人类能做到的事,虽然自已也不止一次的把母亲抽插到高潮,但却从来没有见过血……赛米拉米斯感受到下体疼痛的感觉,但她却抛之脑后。

她将全部的注意力集中在了与拉没西斯的交合上,努力忽略那股污秽的气味。

两人的性器不断撞击,带起一阵阵恶臭的水珠。

明明被不断玷污着,但赛米拉米斯却愉悦地叫着,彷佛为成为拉没西斯的一部分而感到欣喜。

赛米拉米斯的指尖抓紧了拉没西斯的皮肤,她的指甲深深地刺入其中,留下一道道鲜血淋漓的伤口。

她用力地扭动着腰,让自已更深入地融入拉没西斯的身体中。

她的熊脯随着动作的加剧而颤动,玉白的皮肤上布满了红晕。

拉没西斯的手掌攥紧了赛米拉米斯的柔软发丝,他用力地拉扯着她的头发,让她更加贴近自已的身体。

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阳具在赛米拉米斯的阴道中不断抽搐。」

要射了,赛米姐姐,我又要射出来了……「拉没西斯突然猛的抓住赛米拉米斯的腰部,鸡巴一阵抽搐而相应的赛米拉米斯也发出一阵尖叫,一股刺鼻的腥臭瞬间充斥整个房间。让阿迪斯几乎快要窒息。说实话,如果单纯只是比较阳具的大小,十几岁的阿迪斯甚至比已经快三十到拉没西斯还更大,更强,更持久,即使是用药,也并不见得真有多大的优势,但是精液的味道差距就不小了。「呼,真爽!爽死了,我一定要证明,我还能生孩子……」

拉没西斯边说边狠狠的在赛米拉米斯的阴道里释放出浓稠的精液。

赛米拉米斯感受到了拉没西斯的高潮,她的身体也随之颤抖,发出一声令人新醉迷的呻吟。

两人紧紧相拥,汗水混合着精液流淌在他们的身体上。

赛米拉米斯感到一阵虚弱,她的双腿软绵绵地垂下来,身体倚靠在拉没西斯的熊膛上。

他们相互交换着温柔的目光,彷佛这一刻只属于他们两个人。

慢慢地,他们的呼吸平稳下来,身体的疲倦感逐渐袭来。

拉没西斯轻轻地将赛米拉米斯抱起,将她放在床上,用温柔的动作擦拭她身上的汗水和精液。

赛米拉米斯闭上了眼睛,享受着这片刻的宁静和安逸。

阿迪斯无法继续呆在房间里忍受这种耻辱,只得偷偷的拿上令牌和一袋金币后,就匆匆忙忙的离开了,只有拜耳努斯一人,是不能说明什么的,他要找到更多的证据。

离开王宫后,爱迪生找到城内一家外国人聚集的酒吧。

城外的先实是残酷的。

几十万难民,他们中的许多人曾经也有着美好的家园和正常的生活,如今却被迫逃离,面临饥饿和绝望。

他们已经开始依靠吃草根、树皮来维持生命,甚至在绝望中做出易子而食的惨痛决定。

儿童的眼中失去了光彩,老人的脸上刻满了皱纹和疲惫。

每一天,都是为了生存而挣扎。

然而,城内的这家酒吧,就像一个与世隔绝的乐园。

这里的空气中弥漫着优质葡萄酒的香气,烤羊腿、炖牛肉和烧鸡的味道让人垂涎三尺。

在这里,人们穿着高档服装,谈笑风生,彷佛外面的世界与他们无关。

酒吧里的灯光柔和,音乐悠扬,昂贵的食物和饮品价格高得离谱,但对于这里的客人来说,似乎不值一提。

阿迪斯刚迈步向酒吧的大门走去,几个身材魁梧的保镖立刻挡在了他的面前。

他们的眼里带着轻蔑和戒备,彷佛阿迪斯这样的年轻人根本不配踏入这高档场所。

「小子,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其中一个保镖,用一只手轻易地拦住了阿迪斯,语气冷漠。

阿迪斯并不惊慌,他轻轻一笑,手掌微微一翻,就像是变魔术一样,忽然之间,三枚闪闪发光的金币出现在了他的掌心。

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轻轻一抛,那三枚金币准确无误地落在了保镖们的手上。

那些保镖的眼睛立刻就亮了起来,对视一眼,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异常谄媚。

他们的态度也随之大变,那种从上而下的傲慢完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副卑躬屈膝的模样。

「哦,对不起,我们有眼不识泰山,请进,请进!」

领头的保镖忙不迭地改口,声音中满是恭维。

他们争先恐后地为阿迪斯让路,其中一个保镖还特意伸手,为他轻轻推开了酒吧的大门,一边小心翼翼地说道:「请慢走,小少爷,如果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

阿迪斯微微一笑,并未在意这些保镖的态度转变,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迈步走入了酒吧。

这个世界就是如此,金钱往往能够轻易改变人的态度和立场,而现在,阿迪斯手里并不缺珍贵的首饰或者黄金。

柔和的烛光混杂着香料的气息和浓郁的酒香迎面扑来,但阿迪斯却并不想来买醉,相反,他一直在观察酒吧里的客人,很快,他的注意力很快就被角落里的一桌声音吸引了。

那里坐着几个皮肤黝黑的埃及人,他们的表情显得十分沮丧,正在小声地抱怨着。

「我们的粮食已经没有销路了,市场上买得起粮食的那些贵族,他们的仓库里粮食堆积如山,完全不缺这些。」

一个中年男子带着一丝无奈说道,他的眼里透露出深深的忧虑。

「是啊,而那些快饿死的穷鬼们,他们连一粒粮食都买不起。」

另一位年轻一些的男子愤慨地接过话头,声音中充满了怨气。

「更可恶的是,拉美西斯那个混蛋,骗我们说把粮食运到阿瓦尼可以赚钱,结果,钱呢?光这运费就已经掏空了我的家底……那个婊子养的私生子,还说他会成为阿瓦尼的国王,呵呵,他连埃及的王子地位都保不住了。这里的海关也真他妈的腐败,我们希望他们能够出面解决这个问题,结果运粮船却连码头的大门都没能进去。他们对我们这些小商人根本不加理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