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繁体版 简体版
第一版主网 > 我们夫妻的故事h > 我们夫妻的故事(09)

我们夫妻的故事(09)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2024年2月9日

【第九章】

虽然没有达到高潮,没有射精,但两次的失禁,几乎夺走了我大部分的体力。最新地址发送任意邮件到 ltx Sba@gmail.ㄈòМ 获取『地址发布邮箱 ltxS ba@ gmail.com』【最新发布页:.COM 收藏不迷路!】

此刻,我只能无力的仰躺在那张妇科检查椅上,双手高高的举过头顶,被固定起来。两条粉色的腿搭在两边高高的支架上,被针织带固定着,裙摆上翻,下阴毫无保留的敞开着,刚刚失禁的鸡巴无精打采的耷拉在一边,粉色开档丝袜的尽头,电动阳具已经被取下,被它侵犯折磨过的肛门,依旧微微张着口,无法控制的一下一下的收缩着,仿佛是在无言的诉讼着它的遭遇。

“小骚蹄子,还挺敏感的啊。”静姐带上副胶皮手套,慢条斯理的在我的阴部涂抹着润滑剂。

“这么一会儿,在我这喷两次了啊。舒服么?你个骚人妖,还真跟女人一样,还会喷水呢。”

“我没有……奥……不要了……静姐”

“不要?我看你是很想要吧,看你这兴奋的样儿。”静姐的手在我敞开的阴部,毫无阻拦的上下游走着,时而插进我敞开的肛门,时而盯着我的会阴揉搓,时而将我的鸡巴按在腹部揉搓。双手双脚都被束缚在这张怪异的椅子上,我只能毫无保留、毫无抵抗的忍受静姐的玩弄和羞辱。

“奥……奥……静姐……哦……不要……”我的鸡巴又可耻的挺立起来。

“看看,你这骚的,稍微碰碰,就忍不住了吧?瞧你哼哼唧唧的样儿,想要吗?”

我抿着嘴,极力忍受着,实在太丢人了。一个大男生在一个陌生人家里,穿着女人的衣服,束缚在妇科检查椅上一动不能动,阴部大敞四开的,被人当作玩具一般羞辱玩弄。然而却无法克制生理上的兴奋,鸡巴可耻的挺立着,我只好努力不让自己发出呻吟,仿佛这是我作为男生最后的倔强。

“想要吗?想要,就告诉姐姐。”

“呜……呜……呜……嗯……”因为极力克制,我的声音有些变调。静姐的手变成了一条毒蛇,肆意游走在我的下身,毒液侵染着我的经,另一只手还时不时的拨弄几下我的乳头,提醒着我的身体,毫无抵抗能力。龙腾小说 ltxs ba@gmail.com欲火越烧越旺,快要沸腾了。

“说!想不想要!回答我!”就在即将到达沸点的时候,静姐一巴掌狠狠的打在我的鸡巴。

“嗷呜……啊……静姐……静姐……静姐!”受到凶狠的抽打,并没有将欲火浇灭,手脚被困,身体不自觉绷紧挺直,我竟然被静姐的这狠狠的一巴掌打的射了出来……

我那可笑的抵抗被这一巴掌打的灰飞烟灭,更加令我羞愧。然而欲火并没有随着射精而迅速消散,依旧在沸腾着。

“静姐……想……要……我想要……”放弃抵抗,总是轻松些的。

好像一下将我打的高潮,静姐也有些意外,但旋即恢复了那股自信的气势。

“呵呵,想要啊?求我!”

“求你了……静姐……静姐!我……想要……我要……我要……我……求你了……静姐……”既然放弃了抵抗,那就随波逐流的堕落吧,矜持、自尊,都被仍在地上,被踩得粉碎。

“想要啊?那说说,怎么个想要法?”

“静姐……奥……我想……要,求静姐……我骚……我是骚……人妖,求求静姐……可怜可怜我……嗯奥……求你了……我想要……”我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

“呵呵呵呵,得了,看你怪可怜的,这个给你吧,张嘴!”说着,伸手从她胯下把那根假阳具掰了下来(原来那东西是活的,可以拆卸),不由分说的就往我嘴里塞了进去。

毫无抵抗,更没脸去抵抗,它再次顶入我的口腔,抵着我的舌头,随着静姐的手在我嘴里搅拌着。

“呜……呜……”

“好好舔,给它伺候好了,舔湿了,好让它操你!”随着静姐的手,那只假阳具在我的嘴里进进出出做着活塞运动,我的口水覆满它全身,透明的棒身,显得格外的淫荡,我羞愧的闭上眼。

“看着它舔!你个骚人妖,这就是你老公,你男人,明白吗?”

“呜……是……呜……明……白……呜……”

“嗯,喊老公!”

“嗯……老……呜呜……公……”因为嘴里含着“老公”,有些含糊不清的回答着。

“来,亲亲你老公的头,求求它,求他操你。”

“啧……老公,啧……啧……求老公操……我……啧……”我自暴自弃的亲吻着逼真的龟头,我的脸仿佛要燃烧起来一般。

“哈哈哈,一个大男人,居然对一个假鸡巴叫老公。你真是有够贱!”

“既然你这么想要,就让你老公操操你,来,放松,让你老公进去。”

“老公”顶在了我的肛门上,无情的旋转着撑开菊花上的褶皱,一点一点的向内探索。

“奥……老公……”即便已经做过灌肠而且也充分的润滑,但我的肛门毕竟是第一次被插入,上次灰也只是在顶着菊口,并没有真正插进去。而这一次我却真的要做新娘了,一个大男生要将自己菊花的宝贵第一次毫无保留的奉献给老公,而我的老公……竟是个透明的橡胶阳具……

终于,在静姐的足够耐心和不懈努力下,“老公”粗大的头部突破了我的穴口,迅速的向内钻去,“老公”湿滑冰冷的身躯,填满了整个通道,我感到它还在旋转、伸缩,每一次旋转都将孔道里的褶皱撑开一丝,每一次伸缩都向内再前进一分,曲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虽然没有鲜血流出,但我悲哀的发现我被“破处”了,夺走我第一次的,我骚穴的第一位客人,我的“老公”,是一支透明、柔软、湿滑,却又冰冷的橡胶阳具,随着它缓慢的开始抽插,一股温热从脸上划过,我的眼泪无奈的滑落脸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