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繁体版 简体版
第一版主网 > 堕肉迷城(第四部) > 堕肉迷城(第四部)(05)

堕肉迷城(第四部)(05)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最新地址发送任意邮件到 ltx Sba@gmail.ㄈòМ 获取 01bz.cc更多小说 Ltxsdz.com 2024年2月4日

第五章

「哈哈哈,喷了喷了,喷出来了,还是干妈厉害呀」

「到底是做干妈的,喷的就是快,哈哈,干爷爷我给你点奖励」

薛凝的潮喷还没结束,一个男孩儿突然来到她身后,伸出双手,巴掌抡圆了,

啪啪啪啪,像疯了一样在女儿薛凝的屁股上抽了几十个清脆响亮的巴掌,把屁股

打得又红又肿,印上了好几个红手印

「高潮高潮,继续高潮呀,继续高潮,继续喷,一次还不够,哈哈哈」

薛凝握着双头自慰棒,继续在自己肉穴里抽,插捅插母亲许姿的屁眼,屁股

火辣辣的疼,大哭着向男孩们求饶

「啊啊啊……啊……哇哇哇……哇……啊……不要打了干爷爷……不要打了……

干爷爷……痛痛……痛死了……干爷爷……饶了我吧……饶了小母狗……啊……

啊……哇……啊……嗯哼……老母狗……你快高潮……快高潮……都是你害的……

你快喷出来呀……啊啊啊……啊……哇哇哇……哇……啊」

薛凝痛的受不了,像抓稻草一样一把捧起许姿那及腰的长发,用力向后拉扯,

拉拽母亲的脑袋,握着自慰棒,拼了命向许姿屁眼里捅去,同时抽插自己的肉穴,

刚刚高潮的薛凝肉穴特别的敏感,此时为了讨好主人早已奋不顾身,插的自己淫

水喷溅,阴唇又红又肿

这巨大无比的双头自慰棒已经捅到了许姿直肠深处,戳到了直肠头,头皮像

要被女儿扯下来,头发都拉断了好几缕,痛得她撕心裂肺,又是一通歇斯底里的

哀嚎

「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要喷

了……喷了……喷出来了……干妈轻一点……干妈轻一点……受不了了……干妈……

啊……啊……哇……啊……嗯哼……嗯嗯……嗯哼……嗯……嗯」

双头自慰棒同时在女儿的肉穴和母亲的屁眼里抽插,将许姿的阴唇也搓得红

肿起来,只听噗的一声巨响,母亲许姿的肉穴像高压水枪一样,噗噗噗噗地喷出

了力道十足的淫水,喷在地板上又反弹回来,将丝袜彻底湿透

被淫水浸透的肉色丝袜显得特别丝薄透肉,贴合在许姿雪白修长的美腿上,

看着更加骚浪了

「啊啊啊……啊……哇哇哇……哇……啊……好痛……不要打了干爷爷……

死老母狗……都是你……都怨你……你快点喷……啊……啊……哇……啊……嗯

哼……快点喷……好痛好痛……痛死我了……快点喷……多喷一点……哈哈哈……

喷出来了……喷出来了……干爷爷……老母狗喷出来了」

母亲许姿这一波潮喷足足持续了十几秒钟,其间男孩还卯足了劲,抡圆了手

臂抽打女儿薛凝的屁股,将屁股彻底打肿了,原本白皙的蜜桃娇臀彻底变成了红

色,好像个红色的篮球

母女二人同时高潮那根双头自慰棒,这才滋溜一下从二人洞穴里抽了出来,

吧嗒一声掉在地上,砸的淫水四溅,薛凝屁股被男孩打的生疼,突然怒火中烧,

转过身子,伸出自己纤细的玉臂,用白皙的手掌在许姿浑圆饱满的舞蹈美臀上,

啪啪啪啪的,同样疯狂抽打起来

「我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这头老母狗……都是你害的……都是你……

害我被干爷爷打……干妈我今天非打死你不可……高潮的这么慢……你这死老母

狗是不是年纪大了……肉穴不中用了……这么久才高潮……害得我屁股被干爷爷

打屁股……我抽死你……抽死你……啊啊啊……啊……哇哇哇……哇……啊……

好痛好痛……干爷爷……别再打了」

「小母狗,别以为这样我就会饶了,任务完成的这么慢,这老母狗这么迟才

喷出来,爸爸我很不满意,你也得受惩罚」

可笑的是,薛凝抽打母亲屁股的时候,后面的男生还没停手,还在啪啪啪啪

的死命抽打薛凝的屁股,又有一个男孩跨在了许姿屁股上,正面对着薛凝,竟然

左右开弓,啪啪啪啪的打起了薛凝耳光,卑微下贱的薛凝一边承受着干爹的抽屁

股,扇耳光,一别人还死命抽打自己母亲的屁股,玩起了连环抽打

「哈哈哈,笑死了,笑死了,好清脆的声音呀,我也来打几下」

又有一个男孩走到母亲许姿面前,又是狠狠抓起了她及腰的长发,开始啪啪

啪啪,抽打许姿耳光

「啪啪啪啪啪啪(一连串的抽打声)」

刹那间,整个房间里啪啪声不绝于耳,清脆响亮,震的人耳膜发疼,可谓绕

梁三日

「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

打了……干妈不要打了……痛死了痛死老母狗了……干妈……饶了老母狗吧,都

是老母狗的错,老母狗不该高潮的这么慢……啊……啊……哇……啊……嗯哼……

痛死我了……嗯嗯……嗯哼……嗯……嗯……干妈……不要打了……干爷爷……

不要打我巴掌……不要打我巴掌……啊啊啊……啊……哇哇哇……哇……啊」

等到啪啪声结束的时候,许姿不但屁股被女儿抽得又红又肿,连那张粉白精

致的脸蛋也被打的通红,印满了红手印,浓密乌黑的及腰长发被扯断了好几缕,

头发掉得满地都是

刚经历了双头自慰棒抽插到高潮,又被狠抽了一顿巴掌的母女二人,此时瘫

软在地上,丝袜腿朝向两边,脸蛋又红又肿,大口喘着粗气

「老大,接下来怎么玩呀」

袁小洋坐在沙发上,想了一会儿,突然笑道

「还是玩老规矩,玩肏逼比赛吧,哈哈,看看这对骚母女谁高潮的次数最多,

喷的最多,赢的人可以继续当干妈,输了的人就要成骚女儿了,哈哈,薛凝,你

不想失去自己干妈的身份吧,那就好好表现表现」

「哈哈哈哈,好主意,我早就等不及了,这对骚母女真是极品呀,比姓叶的

一家子好玩多了,薛凝,你本来就是老母狗的女儿,现在成了干妈,你该不会想

继续做回女儿吧」

薛凝一听说要让自己继续当回女儿,让许姿重新做回妈妈,吓得连连摇头,

失声哭了起来

「呜呜……不要不要……爸爸……绝对不要……我才不要做这头老母狗的女

儿呢……求求你了……我是她干妈……我是干妈……我永远是她干妈……我不要……

我不要当女儿」

薛凝这既淫荡又下贱,变态至极的话语,又逗的男生们捧腹大笑,一个个笑

的前仰后合

「哈哈,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只要你高潮的比老母狗多,你就能继续当干

妈,要是输了,就只能母女归位了」

男生们嬉笑着将母女二人围到了中间,母亲许姿一听自己有机会可以继续做

回妈妈,恢复正常的母女关系,虽然心里极不情愿,痛哭流涕,可还是转过身子,

朝着男生们撅起了屁股

身材跟母亲一样高挑的薛凝此时屁股也朝天高高撅起,两个人皮肤白嫩光滑,

身材曼妙,唯一的区别就是许姿那对硕大丰满的巨乳,是14岁的薛凝无法企及的

母女二人跪在地上,母亲穿着肉色的复古吊带丝袜,丝袜还带着接缝线(就

是腿后面有一条线的那种)尽显她成熟性感的气质和极为曼妙的舞蹈家身材,女

儿穿着颜色浮夸的紫色丝袜,将她下贱骚浪的本色发挥到了极点,原本的高冷女

王范儿早已荡然无存

「比赛要开始了,哈哈哈,潮喷一次就在屁股上画一条线做记录,写正字,

大家拿好记号笔」

一个男孩拿出了整整一筐的黑色记号笔,像比赛工具一样分发给了每一个男

生,一大帮男生手持记号笔,就准备插入

「我还是喜欢肏肉穴,哈哈,我还是肏穴吧」

两个男生钻到了母女二人身子底下,左边的男生伸手一把擒住了女儿薛凝像

馒头一样的小美乳,用力的揉捏搓动,龟头顶着她白嫩的穴口,噗的一声就捅了

进去

「啊啊啊……啊……哇哇哇……哇……啊……进去了……进去了……爸爸的

大肉棒进去了……啊……嗯哼……嗯嗯……嗯……嗯哼我好像……快高潮了……

我一定会赢的……小母狗要做干妈……小母狗一定要做干妈」

薛凝为了赢得比赛,故意装出一副极为敏感的样子,肉棒刚一插入肉穴,下

身就流出了淫水

「我肏,真TM舒服,小母狗,你别tmd装,能不能胜出还得靠真本事呢」

下贱的薛凝也许在母亲面前才能摆出一点女王范儿,死活都不想失去干妈这

个称号,虽然心里极不情愿,可还是竭尽所能让自己表现的淫荡,两条被紫色丝

袜包裹的大长美腿在地上拼命的拍打,只是插入肉穴,就已经一副受不了的样子

「嗯嗯……嗯哼……嗯……嗯……肏我……肏我……爸爸……肏进来……肏

小母狗的肛门……啊……啊……哇……啊……嗯哼……嗯哼……嗯嗯……嗯……

嗯哼」

「骚母狗,真是下贱到极点了,行,那我就成全你,肏你肛门吧」

后面一个男孩儿扎起马步,握着坚硬的肉棒,将乒乓球大小的龟头抵在了薛

凝娇嫩的小肛门,一点一点挤了进去,薛凝的屁眼看似紧致,可毕竟被调教了这

么久,已经变得十分湿润通畅,男生滋溜一下就捅了进去,一插到底

「啊……啊……哇……啊……嗯哼……进去了……进去了……啊啊……肏我……

主人……肏我……嗯哼……嗯嗯……嗯……嗯哼……主人肏我……爸爸肏我」

两个男孩皮肤黝黑,估计是常打篮球,将通体雪白的薛凝夹在中间,仿佛一

个奥利奥饼干,二人挺动腰身,就在薛凝的肉穴屁眼里疯狂抽插起来

「小骚货,我肏死你,肏死你,肏死你」

「啊啊啊……啊……哇哇哇……哇……啊……受不了……受不了……嗯哼……

嗯嗯……嗯……嗯哼……啊……啊……哇……啊……嗯哼……高潮了……高潮了……

小母狗要高潮了……主人……爸爸……我高潮了」

薛凝毕竟年轻,身体敏感,被两个男生猛肏了几下,肉穴哗啦一下,像小便

一样涌出了一股淫水,竟然真的被肏到了一次高潮,男生立刻拿起记号笔,在她

雪白的屁股上画下了一道横杠

「啊啊啊……啊……哇哇哇……哇……啊……轻一点……慢一点……干爷爷……

慢一点……求你了……老母狗年纪大了……39岁了……受不了……干爷爷……啊……

轻一点……轻一点……啊……啊……哇……啊……嗯哼……嗯哼……嗯嗯……嗯……

嗯哼……啊……受不了……啊啊啊……啊……哇哇哇……哇……啊」

旁边的母亲许姿穿着复古吊带丝袜的双腿也在地上挣扎蹬踹起来,肉穴和肛

门早就被肏进了两根肉棒,这帮男生明显对这优雅没艳,还拥有一头及腰长发的

舞蹈家更感兴趣,卯足了劲儿在两个同穴里肏干,将许姿的阴唇肏的上下翻飞,

鲜红的直肠肉壁都被肏的翻了出来,仰着脖子,连声大叫

「哈哈,这39岁的老母狗也很敏感呀,老母狗,你想不想重新做回妈妈呀?

天天管自已女儿叫干妈也很痛苦吧,那可得快点高潮啊,高潮,高潮高潮」

男生一口气喊了好几声高潮,听到这个字眼许姿又开始条件反射,肉穴噗的

一声,直接射出了一道激烈的淫水,瞬间达到高潮

「啊……啊……哇……啊……嗯哼……受不了……啊啊啊……啊……哇哇哇……

哇……啊……高潮了高潮了……老母狗喷了」

「啊啊啊……啊……哇哇哇……哇……啊……我也高潮了……主人……爸爸……

小母狗也高潮了……小母狗也喷了呢」

母女二人同时高潮,二人光滑白皙的屁股上又被画上了一道记号,此时女儿

薛凝暂时领先

「大喊大叫的吵死了,老子用鸡巴把你们两头母狗的狗嘴堵上」

两个男孩儿挺着肉棒,左边的男孩抓住薛凝两条双马尾,右边的男孩抓起许

姿瀑布一样的长发,用力向前拉拽,将头发揉成了一团,像是个鸡窝,一起将肉

棒捅进了二人嘴里

「呜呜呜……咯咯……呕……咯咯咯……嗦」

两个肉棒长驱直入,穿过喉咙,直接顶住了嗓子眼儿,挤压扁桃腺,母女二

人又发出剧烈的哽咽,眼泪鼻涕口水翻滚而下,将漂亮的脸蛋糊的一塌糊涂,喉

咙咯咯作响

「咯咯……呕……咯咯……唔唔……呕呕……呕」

「哇塞哇塞,插的可真深呀,爽飞了,爽爆了,舒服惨了,这才叫深喉呀,

这真是老子玩过最舒服的深喉」

「唔唔……呜……呜……呕……咯咯咯……喷出来了」

「呕呕……呕……呕呕呕……咯咯……咯……老母狗受不了……呜呜呜……

咯咯……呕……咯咯咯……嗦……喷了」

又是噗的一声巨响,母女二人像是水管爆炸一样,又喷出汹涌的淫水,嗓子

眼被堵住无法呼吸,竟然被肉棒捅的达到了窒息高潮,后面的男生还在死命抽插

二人的肉穴肛门,上下夹攻,双枪入穴,顶的淫水四散喷溅

「我肏,这都是老子的功劳吧,嗓子也被鸡巴堵住,憋气也能憋到高潮呀,

这就是传说中的窒息高潮吧,太刺激了」

「哈哈,还有这种玩法呀,我来掐脖子试试」

两个男孩说着就掐住了母女二人的脖子,接着竟然捧着自已的卵蛋,故伎重

施,再次将卵蛋也塞进了二人嘴巴里,将脸颊骨的像只松鼠

「呜呜呜……咯咯……呕……咯咯咯……嗦……又要去了……主人……要死

了……去了」

「呕呕……呕……呕呕呕……咯咯……咯……受不了……喷出来了……干爷

爷」

「老子弄死你,弄死你,老子掐死你,太他妈下贱了,我肏,舒服爆了,卵

蛋都进去了」

「唔唔……呜……呜……呕……咯咯咯」

两个人的阴茎全都在母女二人的口腔里埋没,消失不见,兴奋的狠狠掐着二

人的脖子,母女二人嘴里含着鸡巴,脖子被掐住,脸蛋憋得通红,肉穴屁眼承受

着猛烈进攻,接着又像爆炸一样,轰隆一声,喷出了激烈的淫水,再次达到了高

母女二人雪白干净的蜜桃臀上又被添上了好几笔,依旧是女儿薛凝以微弱的

优势领先,后面的男生拼命做着冲刺,肏干二人的肛门,陆陆续续的射精

「射了射了,啊,射出来了」

「出来了,出来了,我也出来了」

左边的男生将精液射在薛凝脸上,右边的男生则全都将精液射在母亲许姿那

一头乌黑柔顺的秀发上,将这头及腰长发糊满了精液

跟之前一样,前面的男孩射精,拿着记号笔在屁股上做下记号,后面的男孩

立刻替补上来,男孩们越玩越兴奋,迫不及待的想加入战斗,母女二人的高潮也

一波接着一波

「啊啊啊……啊……哇哇哇……哇……啊……又喷了……干爷爷」

「老母狗……你气什么……我也喷了……我也喷了……我是干妈……我才

是干妈……干妈高潮了……喷出来了」

「哈哈,又去了,我肏,记号笔都被淫水弄湿了,换一根」

「该给这两头母狗来点厉害的了吧,再来双枪入肛吧」

母女二人最害怕的就是双枪入肛,两根肉棒一起插入肛门,两头母狗一个是

身体娇嫩的女学生,一个是屁眼紧致的舞蹈教师,屁眼都极为敏感,与那60多岁

的何君婉无法相提并论,即便表现积极的薛凝都开始求饶

「啊……啊……哇……啊……嗯哼……不要不要……主人……两根受不了呀……

不要这样……嗯哼……嗯嗯……嗯……嗯哼」

「啊啊啊……啊……哇哇哇……哇……啊……不要干爷爷……不要……干爷

爷……饶了我吧……饶了老母狗……老母狗39岁了……两根受不了呀……饶了我

吧」

男孩对母女二人的祈求不予理会,挺着肉棒,顺着二人屁眼的缝隙,一点一

点挤了进去,母女二人受痛,仰着脖子,发出了鬼哭狼嚎般的尖叫

「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痛痛

痛……要死了……要死了……啊啊啊……啊……哇哇哇……哇……啊……受不了……

要死了……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屁眼要……开花了……要裂开了……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受不了呀……干爷爷……受不了……啊啊啊……

啊……哇哇哇……哇……啊……啊……啊……哇……啊……嗯哼……要死了……

啊……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肏,叫的跟狗吠似的,吵死了,快把她们嘴堵住,老子肏死你」

前面的男生再次将肉棒捅进了二人嘴里,堵住了喉咙,后面的男生身子一挺,

整根肉棒齐根没入,全都插进了屁眼,两根肉棒一起在屁眼里抽插狂肏,玩起了

疯狂的双枪入肛

「呜呜呜……咯咯……呕……咯咯咯……嗦……出来了」

「咯咯……呕……咯咯……唔唔……呕呕……呕……喷了」

三根肉棒同时在肉穴屁眼里抽插,母女二人又是噗的一声,喷出了剧烈的淫

水,男生们发现淫水有些发黄,竟然是跟小便一起喷的,母女二人竟刺激到了小

便失禁,屁眼里也渗出了些许粪汁,两个人的直肠肉壁竟然全都翻了出来,都被

肏到脱肛了

「呕呕……呕……呕呕呕……咯咯……咯……哇哇哇哇哇……哇哇……哇……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唔唔……呜……呜……呕……咯咯咯……啊啊啊……啊……哇哇哇……哇……

啊……啊……啊……哇……啊……嗯哼」

此时母女二人发出的呻吟尖叫,竟然连喉咙里的龟头都塞不住了,一边哽咽

一边哀嚎,而男生们却不管不顾,继续抓着二人的头发,挺动腰身,像肏穴一样

猛肏

「怎么红了?流血了?我肏,流血了,你们两头母狗,把我鸡巴咬伤了吗?

我饶不了你们」

「我肏我肏,这小母狗也流血了呢,我这边也流血了,怎么回事?」

突然,男生们发现自己肚子的位置有点血迹,都沾到了阴毛,吓了一跳,还

以为是自己肉棒被二人咬伤了,仔细一看,这才发现,母女二人此时竟然被肏的

流出了鼻血,猛烈的刺激让他们血管,扩张爆裂,鼻血喷涌而出

「呜呜呜……咯咯……呕……咯咯咯……嗦……出来了……喷了……哇哇哇

哇哇……哇哇……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唔唔……呜……呜……呕……咯咯咯……去了……去了」

这既血腥又变态的画面,将这帮男生刺激到了极点,更加奋力挺动,腰身在

三个同穴里狂躁

「这两头母狗是人还是畜生呀?鼻血都爆出来了,居然还能高潮,我肏,咱

们可真厉害呀,哈哈哈,把她们鼻血都肏出来了,老子见都没见过呀,还是头一

次呢,这种事」

「鼻血都肏出来了,我肏,两头母狗挺享受呀,兴奋到这个地步,我肏,太

刺激,太变态了,我肏死你,肏死你,看招,看招,看招」

母女二人眼泪鼻涕一起往下流,透明的鼻涕混合着鲜红的鼻血,呼的满嘴都

是,既淫荡又恐怖,接着黑眼珠上翻,翻起了瘆人的白眼,后面的男生还在啪啪

啪啪,风驰电掣的在二人屁眼肉穴里肏干,肉棒像打桩机一样,一下一下肏进二

人肉穴里,两根肉棒将二人屁眼扩张到了极点,两团肉壁翻出被,肏到了完全脱

肛,像是两朵大红花

「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受不

了了……要死了」

「啊啊啊……啊……哇哇哇……哇……啊,受不了了……真的受不了了……

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要死了……

我不想高潮了……我认输」

母女二人翻着白眼,终于瘫软下来,进入了半昏迷状态,直到所有男生都射

了至少两次,这场肏逼比赛才停止,母亲许姿那头及腰的黑长秀发已经彻底被精

液糊住,肉穴和肛门都噗噗噗地冒着精液,二人白花花的大屁股上写满了整排整

排的正字,几乎将臀肉铺满,乍一眼看去二人高潮次数不相上下,难分强弱

「好了好了,先把血止住吧,怪吓人的」

堂堂的舞蹈教室,优雅高贵的知性美1女,竟然被肏到了鼻腔血管爆裂,简

直难以想象,这帮男孩抓起老母狗许姿的长发,竟然将头发塞进了母女二人的鼻

子眼里,当做了止血的棉花,这才止住了鼻血

「数数看吧,到底谁输谁赢呀,呵呵,薛凝,刚才表现的不错,不过老母狗

也不输你呢,看来你这次干妈的地位不保呀」

「不会的主人……不会的爸爸……一定是我赢……我喷了好多次了」

薛凝想继续当干妈,许姿想早点变回妈妈,母女二人用最后的力气,高高的

撅起了屁股,任凭男孩数数,展示自己屁股上整排整排的正字

「12……34……567」

「哈哈哈,不错不错,小母狗,还是你厉害呀,我宣布比赛,结果这次比赛

还是小母狗薛凝赢了」

这次比赛,女儿薛凝总共高潮了18次,母亲许姿高潮了16次,薛凝以微弱的

优势险胜,保住了自己干妈的地位

许姿万念俱灰,同时也长出了一口气,看来自己这辈子注定是要管女儿叫干

妈了

母女二人瘫软在地上的淫水中,丝袜早已被各种液体浸透,筋疲力尽,大口

喘着粗气,而这次生日庆祝会还未进入高潮,这是刚刚开始

只见袁小洋捧着一个大盒子,放到了许姿跟前,大声笑着说道

「老母狗今天是生日,干爷爷们还没送你生日礼物呢」

「哈哈,老母狗,这就是你的生日礼物,喜欢不喜欢呀?哈哈哈,把这些全

都塞进你屁眼里」

许姿仔细一看盒子里的东西,顿时吓的脸色煞白,嘴唇发抖,浑身战栗,只

见着盒子里面竟然装了满满当当的小球,比乒乓球大一点,比网球小一点,竟是

sm专用的调教球

「老母狗,这是干爷爷送给你的生日礼物,总共有40个,全都塞到你骚屁眼

里,哈哈,一个都不许剩,这可是干爷爷们的一番心意,千万别辜负我们」

原本绵软无力的许姿,听了这番话后立刻坐起身来,跪在地上,朝袁小洋一

帮人磕头,嚎啕大哭,哭得泣不成声,十分凄惨,下身一个大大的水洼蔓延出来,

母亲许姿竟被吓到了小便失禁

「不要啊……干爷爷……千万不要……千万不要……受不了的……这么大的

小球……塞两个都要死了……40个……怎么塞得进去呀……干爷爷……饶了老母

狗吧……饶了老母狗……求求干爷爷……饶了我吧」

许姿泪流满面,泣不成声,口水都从嘴角渗得出来,挂下来一尺多长,鼻孔

里还塞着自己的头发,模样狼狈至极,而此时旁边的14岁女儿薛凝竟然起身,伸

出双手,照着母亲许姿的脸颊,啪啪啪啪,卯足了劲儿,抽了几个响亮的耳光,

一边抽打一边叫骂

「死老母狗,丝袜老母狗,别不识抬举,爸爸们好心好意送你这么多小球当

生日礼物,干妈我想都想不来呢,你竟然不识好歹,干妈我替爸爸打死你,打死

你,替爸爸们打死你,快跟爸爸道歉」

「干妈……啊啊啊……啊……哇哇哇……哇……啊……不要打……不要打我

脸……啊……啊……哇……啊……嗯哼……干妈不要打……疼死我了」

薛凝抡圆了手臂,啪啪啪的打着母亲脸颊,把鼻孔里的头发都打飞了,扯下

了好几条,为了讨好这帮男生,已经下贱卑微到极点的薛凝竟伸出两条纤细的玉

臂,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粗暴的将母亲许姿整个人反转倒立过来,后腰靠着沙发,

仰面朝天,屁股冲着天花板高高撅起,两条穿着复古肉色丝袜的大长美腿像踩自

行车一样在空气中挥舞,男生们都看傻了,看似苗条的薛凝,竟然有这么大的力

气,不用自己动手,就将许姿摆出了这幅姿势

接着,薛凝捧起那个大盒子,递给了男生,用极为迫切且下贱的口吻说道

「爸爸们……塞吧塞吧……塞进去吧……全都塞进去……撑死这丝袜老母狗」

「哈哈哈,真是乖女儿呀,真会教训孙女,好好好」

薛凝啪的一声,又反手扇了许姿一个耳光,大声说道

「老母狗,你给干妈听好了,爸爸每塞进一个球,你这老母狗就要大喊一声

谢谢干爷爷,知道了吗?否则干妈我就打死你,小孩子要懂礼貌,干爷爷送你这

么好的礼物,怎么能不说谢谢呢」

许姿屁股朝天,脸朝上,一眼就能看到自己的屁眼和肉穴,哭得十分凄惨,

整张脸都被眼泪鼻涕口水糊住了

「呜呜……呜……知道了……老母狗知道了……干妈」

「哈哈哈,开始吧,生日歌走起」

后面的男生突然齐声唱起了生日歌,前面的男生轮流拿着一个个小球,抵在

许姿的肛门,硬生生的塞了进去,将肛门撑的成了光溜溜一圈,一个一个捅进直

肠深处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额……祝你生日快乐」

「啊……啊……哇……啊……嗯哼……谢谢干爷爷……嗯哼……嗯嗯……嗯……

嗯哼」

小球一点点的挤入,将原本饱满清晰的肛门褶皱撑得消失不见,滋溜一下,

又塞进去一个

「啊啊啊……啊……哇哇哇……哇……啊……谢谢干爷爷……啊……啊……

哇……啊……嗯哼」

「哈哈哈,又塞进去一个,接着塞,接着塞呀,太好玩了」

「啊啊啊……啊……哇哇哇……哇……啊……啊……啊……哇……啊……嗯

哼,谢谢干爷爷……受不了了……受不了了……肚子好胀……塞不进去了」

比乒乓球还大的小球,一个接一个的塞进39岁舞蹈教室许姿的屁眼里,只见

许姿的肚子都胀了起来,胀得圆滚滚,好像怀孕了一样

「哈哈哈,还剩这么多呀,全塞进去吧」

「不要不要……干爷爷……啊……啊……哇……啊……嗯哼,塞不进去了……

好难受……好痛呀……肚子好胀……啊啊啊……啊……哇哇哇……哇……啊……

嗯哼……嗯嗯……嗯……嗯哼」

「我肏,才塞了19个,还剩21个呢,这就塞不进去了呀,这可是干爷爷给你

准备的生日礼物」

男生又拿起一个小球,照着许姿的屁股硬生生的挤了进去,竟然用了不少力

「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要死

了……要死了……谢谢干爷爷……谢谢干爷爷……真的塞不进去了……啊啊啊……

啊……哇哇哇……哇……啊……我受不了了……要出人命了……不能再塞了……

嗯嗯……嗯哼……嗯……嗯」

「塞进去20个了,哈哈哈哈,还剩20个呢」

只见这白色的小球已经从许姿屁眼里探出了头,鲜红的直肠肉又翻了出来,

已经被塞到脱肛,肚子鼓得像怀胎三月,好像确实塞不进去了

许姿被塞得浑身颤抖,两条修长的肉丝美腿高高抬起,丝袜脚趾蜷缩成了一

团,模样痛苦至极,穿着紫色丝袜跪在一旁的薛凝只想着溜须拍马,此时又想伸

手扇母亲耳光,还没来得及出手,旁边一个男生突然啪啪啪啪,删了薛凝几个耳

光,就将女儿打翻在地

「肏你妈的薛凝,你是怎么调教的,老母狗塞了20个就塞不进去了,你这个

做干妈的也有责任,既然她塞不进去,就由你这个干妈代劳吧」

老话说马屁精是不会有好下场的,果然,几个男孩抓着薛凝的丝袜脚踝,极

为粗暴的将她也翻转倒立过来,屁股朝天,仰面冲上,将剩下的小球一个一个往

薛凝屁眼里塞

「一个」

「啊……啊……哇……啊……嗯哼……谢谢爸爸……谢谢主人」

「两个」

「啊啊啊……啊……哇哇哇……哇……啊……啊啊啊啊……谢谢爸爸」

「哈哈哈哈,真好玩,真好玩,接着塞呀」

男孩们一个接一个的,将剩余的20个小球全都塞进了薛凝肛门,捅进了直肠,

女儿薛凝的肚子也鼓了起来,捂着肚子,浑身发抖,刚刚还得意洋洋的她这会儿

丝袜脚趾也像母亲一样蜷缩成了一团,痛得呲牙咧嘴

「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受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