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繁体版 简体版
第一版主网 > 逐渐被偷走身心的女儿 > 逐渐被偷走身心的女儿(02)

逐渐被偷走身心的女儿(0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2024年2月10日

我轻手轻脚的走上二楼。地址失效发送任意邮件到 Ltxs Ba@gmail.com 获取最新地址龙腾小说 ltxs ba@gmail.com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像是怕被人发现一样……是因为害怕让小豪和晶晶听到动静,掩饰住他们正在做的事?又或是因为害怕看到晶晶被小豪欺负,会让我自责没有保护好晶晶?

但等到我上了二楼,我才发现,我轻轻上楼的行为,只是无用功——小豪的房门仍然是关上的,我根本没法看到小豪房间里的情况。

我有些庆幸,又有些害怕。

庆幸的是,是不是有可能,女儿根本没叫醒小豪,然后就自己找房间去玩了呢?害怕的是,如果是女儿叫醒了小豪之后,他们俩在房间里把门关上了呢?

我决定先不去敲开小豪的房门,而是先找找二楼的其他房间。但结果走向了我最坏的猜想:所有其他房间,都没有看到晶晶的身影,包括二楼的卫生间。

也就是说,晶晶只可能在小豪的房间里了吗?

我踟蹰的走到小豪的房门前,对于没能看到小豪和晶晶在干什么,还是有些不死心。我突然想到也许我可以听一下房间里的声音?如果是最坏的情况……万一……

我俯身把耳朵贴在小豪房间的门上,试图听到房间里的声音。但结果又一次令我失望了。这栋独栋的隔音效果很好,我根本听不见房间里发出任何声音。

片刻之后,我突然清醒过来。我赶紧直起身体,对自己的行为感到震惊:我究竟在干什么?为什么会想着去偷听两个孩子的独处?我怎么能把两个孩子想的那么龌龊?

但很快,担心女儿被人夺走的想法又重新回到我的脑海,让我有一种有些直接把房门打开的冲动。但我想了片刻后,还是弓起手指,敲了敲门:“小豪,晶晶,怎么快吃饭了还在玩?快下来吃饭了。”

只过了几秒后,小豪的房门便突然被很用力的打开,我还没看清,一股香风就扑进了我的怀里。

“爸爸!”女儿又一次抱住了我的腰。

怪,为什么要说“又”呢?

我抱住女儿,低下头,打量身材娇小的女儿的状态。

因为正值暑假,女儿今天穿的有些清凉,上半身只是一件微微有些透肉的白色雪纺无袖衬衫,下半身则是一件常见的热裤,把女儿大好的春光都暴露在了我面前。女儿的脸有些微红,但衣衫整齐,似乎并没有发生我害怕发生的事情。这让我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我注意到女儿似乎换上了棉质的童袜,我记得吃早饭的时候,女儿似乎并没有穿着袜子?但我记得不是特别清楚,也就不再纠结。

我心情大好,忍不住刮了刮女儿的鼻子,调笑道:“你这丫头,怎么到了外婆家就这么喜欢向爸爸撒娇,这么喜欢抱着爸爸,小心以后嫁不出去。”

女儿自以为偷偷地回头看了还在房间里坐在床上的小豪一眼,然后回头看着我说:“人家喜欢爸爸嘛,以后就要嫁给爸爸。”

脸色微红的女儿的态,让本就对女儿有些想法的我心中一荡。以往女儿都是在家里这么向我撒娇,但在“外人”面前这样子,还是第一次,不禁让我更有些心猿意马。我怕小豪看出些什么来,赶紧对着小豪说:“小豪,你也赶紧下来吃饭吧。”

小豪用有些像是在笑,又有些像是皱眉的怪表情说道:“姐夫你带晶晶先下去吧,我马上就来。”说罢便又摆弄起了手里的东西。

这时候我才发现,小豪的手里正拿着一个平板电脑,但因为角度的问题,我看不见平板上的内容。不过我也没多想,只当小豪是在玩游戏,正玩到紧要的地方,暂时不能分心。

于是我点点头,牵着脸色通红的女儿的手,往楼下走去。

怪,刚才女儿的脸有这么红吗?

时间就这样不知不觉的过去了两天。

乡下的生活比想象中还要沉闷,也许是因为我还没到能够领悟伺弄花草的乐趣的年纪吧。这座让岳父岳母觉得无比惬意的独栋,我只觉得相当枯燥和无聊。在陪岳父母聊完我和晶晶的近况后,这样的感觉愈发明显。

好在我还有个非常黏我的女儿。

这几天以来,晶晶就像只翩翩飞来飞去的蝴蝶一样,拉着我到处跑。楼外的小花园,二楼的储藏室,楼顶的阁楼,离家几公里外的河边,都留下了我们快乐的脚印。

本来我是打算让小豪当晶晶的玩伴,但小豪似乎并没有太多外出的欲望,每天不是在房间里健身,就是玩游戏。而且晶晶似乎还是更愿意跟我待在一起,只有在我忙着陪岳父母的时候,才会去小豪的房间里。

女儿毫不掩饰的对我这个父亲的喜欢,打消了我的疑虑。虽然在他人眼中,女儿只不过是以女儿的身份向爸爸撒娇,但我却感觉的出来,女儿对我有着一丝懵懂的情意。是啊,女儿一直都很喜欢我,连晚上睡觉都要和我一起,我怎么会去吃小豪的飞醋呢。我不禁为自己的多疑感到有些好笑。

晚上九点半。

岳父母已经是半只脚迈入老年的大龄选手了,这个时间点上,他们已经相当疲劳。我停住话头,向岳父母道了晚安后,回到了二楼。

我和女儿的房间的房门虚掩着,门缝中透出灯光。看样子今天女儿并没有去小豪的房间,而是在房间里自己玩。

虽然我对小豪那莫名其妙的醋意被打消了不少,但我内心深处,还是希望女儿能只属于我一个。女儿并没有出现在小豪的房间里,让我很开心。

我打开房门,走进了屋。女儿似乎在玩小豪的平板,但进门的角度,同样看不清女儿在看什么。

不过这些都无所谓了,今天我想给女儿一个惊喜。01bz.cc

“晶晶,走,爸爸带你看点好东西。”我一边换着睡衣,一边招呼女儿。

没想到晶晶听到我的声音,突然一个激灵,似乎沉浸在平板内容里的精突然才回到了身体里。

晶晶手忙脚乱的关掉平板,有些惴惴的看着我。

我不禁笑道:“不就是玩一会儿平板吗,不用害怕成那样。已经放暑假了,爸爸不会那么严格的限制你玩平板的时间了,只要你别沉迷进去就行。”

女儿听了我的话,似乎放心了不少,轻轻地把平板放在了床上。

“爸爸打算带我去看什么?”女儿有些好地问。

“秘密,你跟我来就知道了。”

我牵着女儿的手,感受着女儿掌心的体温,引着女儿一步一步的走上了阁楼。

女儿有些疑惑:“今天白天我们不是来玩过了吗?”

我笑道:“就是因为白天来过一次,我才想到有好东西要给你看啊。”

我走到透过天窗的月光下的躺椅边,拍了拍躺椅:“来,晶晶,来这边躺下来。”

女儿眨了眨眼,顺从的来到我身边的躺椅上躺下。随后不等我说话,女儿就小小的惊呼了起来。

“哇哦……”

看到女儿的反应,我相当的满意。躺在了女儿身边的另一张躺椅上。

“怎么样,壮观吧?”

“嗯!”女儿用力的点头,“原来星空这么漂亮……我还以为书上的照片,都是望远镜拍下来的呢。”

“并不是。我们生活在城市里,因为也就是各种各样的城市灯光的原因,比如说路灯啦,车灯啦,又或者是大楼的霓虹灯的原因,所以才看不到星星微弱的光芒。”

“星星们这么漂亮,这些城市灯光害的我们看不到星星,实在是太……太……太可恶了。”女儿想了一会儿才想到个合适的形容词,皱了皱可爱的小鼻子。

我惬意地端起了旁边圆桌上早就准备好的西瓜汁,喝了一口。

“爸爸知道你可能没看过真正的星空,所以今天爸爸一看到阁楼上的天窗,就想到了带你来看看。爸爸觉得,不能让你错过这么美好的景色。”

“是不是非常美丽?”

女儿的声音有些轻盈缥缈:“嗯……”

然后女儿又轻声嘟囔了一句,声音太轻我有些没听清,好像是“喜欢”什么的。

“你能喜欢这片星空,就不枉爸爸给你准备的这一切了。”我指了指圆桌上的另一杯西瓜汁。

女儿对我的回答微微一怔,然后翻了个白眼:“笨蛋爸爸。”

随后,我跟女儿一边喝着西瓜汁,一边指着天上的星星聊天,直到深夜,女儿迷迷糊糊的躺在躺椅上睡去。

我抱起身体轻盈的女儿,回到了房间,把女儿轻轻的放在了床上。女儿似乎对离开了我的怀抱有些不满,迷迷糊糊的半醒了过来,张开了双手伸向我。

“爸爸……抱……”

看着女儿憨态可掬的样子,我忍不住笑意,钻进了薄被,抱住女儿,感受着女儿玲珑有致的身躯。女儿似乎也放下心来,抱着我的后颈,像树袋熊一样挂在我身上,又沉沉睡去。

其实女儿说的那句“喜欢”是喜欢什么,虽然我没听清,但大致也猜得到。女儿对我的情意早已昭然若揭,我怎么会不知道呢。我只是担心,女儿年纪太小,还分不清喜欢和爱。喜欢一个人很容易,但爱一个人太难。

“再等一年吧,这一年的相处,应该能让她明确自己的心意。”我在心中对自己说。

接下来的几天,岳父母也看出来了女儿十分黏我这个爸爸,不是很搭理小豪,也就不再总是拉着我干聊、创造机会让小豪跟晶晶一起玩。老两口告诉我,他俩把家务包了,让我放心的陪女儿出去玩,只要记得回家吃饭就行。

这几天,我几乎一直陪着女儿,我也可以感觉得到女儿对我的感情急剧升温。跟女儿在一起的感觉,甚至让我有种回到了跟雪热恋的时候的错觉,女儿俨然已经跟我的恋人一样,总是依恋的靠在我身旁。曾经有位情场老手告诉我,女人是靠陪伴陪出来的,诚不欺我。反倒是我一开始打算给晶晶找的玩伴——小豪,每天除了吃饭的时候能见上一面,其余时候根本都见不到人影。

不过,也许是女儿对我的依恋过于明显,吃饭的时候,小豪总是带着玩味的眼打量我和晶晶,让我如芒在背,有种我对晶晶的感情被看穿的感觉。但既然我已经决定以后要让女儿成为自己的恋人,也许以后会面对更多这样的目光,我也只能坦然接受。至于现在的小豪,我只能当作没看见他那异样的目光吧。

幸福的日子总是过的很快,但天有不测风云,幸福的日子总会以意想不到的方式结束。

这天岳父突然接到原单位的电话。电话里通知他,由于他退休前负责的一个项目出了问题,单位决定返聘他,请他给项目收尾。

岳父事业新重,责任新强,二话不说就答应了这个请求。由于事出突然,岳父第二天就收拾好了行李,准备出发。

我驱车送岳父去县里的路上,岳父抽着烟,一副新事重重的模样,过了好半天,把只抽了一半的香烟放进烟灰缸里摁灭,才开口。

“小赵,你应该也注意到了,家里的家务,基本都是我在做吧。”

我对岳父的话头不解其意,只能简单的回复道:“是。”

“有件事,我本来没打算跟你说。”岳父叹了口气,“我当年忙于工作,家中的重活累活都是你妈在干,常年的劳累,给她落下了病根。”

岳父说到这里,我的新都紧了起来,莫非……?

雪才刚去世没两年,难道岳母这么快就要步她的后尘了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