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繁体版 简体版
第一版主网 > [APH]灼灼其华 > 418折馘

418折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本来以为,我是要偷渡过去的。更多小说 LTXSFB.cOm【收藏不迷路!: 以备不时之需】”

港口,穿着简单的千和他们说。

“啊哈哈不可能啦,”阿尔弗雷德往栏杆那边一靠,“很少有人能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成功偷渡过去的,”

可能是怕有损他的身份之类,就给了个二等舱。

“嗯,而且我们这边也有政策嘛,也刚好赶上了,”他推推墨镜,“这艘船是开往里士满的,加利福尼亚州那个,祝你好运啦,”

“路上看看书,学习学习音标什么的。”

阿桃给了她一些钱,“再多了就不能给了,省得被人抢。”

“我是没想到你们还会来送我?”

“为什么不,遇到的就是缘分,美利坚欢迎任何一个要来的人,”大金毛语气欢快,“何况你给了我们很重要的情报,谢谢。”

千不知所以,“噢。”

“这些情报足以将你和你姐妹送到美国去了,过去会有人安排的,剩下来的,是你们必须要去面对的。”

“任何人也帮不了你们,美国虽然是一个民族大熔炉,没错,但是,不是所有人对其他人都是友好的,在这个地方充满了冒险,机遇和挑战,不过嘛,”

他说,“最重要的身份问题解决了,是往上上还是向下潜,都是你们自己的决定了。”

她攥紧手。

“你妹妹还没来吗?”

有陆陆续续的汽笛声在那边响起,悠长蔓延至这边。

“来了。”

有人急匆匆的赶来,在他们面前驻足,“我赶上了。”

是那个花魁。

在茶屋时,排在第一排C位那个。

看样子应该不是亲生姐妹,阿桃没有说什么,给了她一张同样的船票。

“她们姓什么?”

“啊,噢,给她们注册身份的时候,我忘了和她们征求意见……”阿尔弗雷德挠挠头,“我当时就是随口一说,我自己也忘了……没事,上船的时候工作人员会核实你们的信息。上面不是有舱号和号码嘛,递过去就知道了。”

合着这个票背后注册的名字不重要?

小姑娘斜眼。

“没关系,已经很好了。”

“那我们出发了。”

花魁浅笑着,似乎要和他们欠身,却被千拦住了,“没有必要了应该,握手。”

“抱歉,我今天没有戴手套,”阿尔弗雷德表示歉意,“我这个人的性格有些怪,”

阿桃代替阿尔弗雷德和她们握手,又代表自己握了一次。

“看起来暗中帮助她的,就是花魁啊。”青年小声道。

“她人确实不错……”

“他很担心你。”花魁的打扮非常简单,头上没有了累赘的发饰,她笑吟吟的:“我去游街的那天,你在我背后,但是我能感觉有什么灼热的视线一直在扎我,我都被扎背了,你估计扎的浑身都是。”

她指的是花魁道中。

需要花车开道,随从前呼后拥;旁边有侍者为其鞍前马后。

“……”

“你已经不做花魁了吗?”

“我把一切能断的都断的干净了,差点失去了这条腿。”

花魁把最后的消息给了阿尔。

“你要小心,”花魁把她拉走,提醒她,“其实你不是我们国家的人,即使装得很像,一个美国军人是不可能喜欢一个日本女人的,他们把日本女人当做是自己的随手可以抛弃的玩物,更不用说给她办事了。”

“他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不过你要小心他,他应该是个……厉害角色,非常厉害。”

花魁郑重其事,“你玩不过他。”

“喔。”

阿桃去和茶屋老板娘旁敲侧击过,她讲她那天吃了糕点就开始拉肚子,茶屋老板娘直道歉说那糕点每个人都有份,没有必要下药的。

“而且也没有人和我说,也有这种情况呀?”

从采购到老板娘那里,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在场的所有人都被分了一包糕点的……唯一出错的可能性是,当时侍女问她要糕的时候,阿桃表示不要米糕,有没有别的选项。

“有啊,有绿豆糕,果味的糕点,”

她随手一指薏湿糕,那糕点就被她拿走了。

事后也没有人问有没有人拿走了薏湿糕。

这就很怪了。

看来这下毒应该是随机的……?

针对在场的艺伎吗?

只是她倒霉的被选上了?小姑娘心里直犯嘀咕。

可以肯定的是,那个糕点拿回去分给其他人后都会产生中毒反应。

她没有告诉阿尔这件事。『地址发布邮箱 ltxsba @ gmail.com』

不然现在大金毛应该要把东京翻个底朝天了。

等等,还有一种最不可能的可能性,这个人知道她不喜欢吃米糕……日本的一些米糕茶点是口感比较干的那种,没有国内的米糕吃上去那么的蓬松。

在绿豆糕和果味糕点中,她也不太有欲望要吃这两款,而薏湿糕的外形叫她很喜欢,大概率会拿走这个。

或者说,不是所有的薏湿糕被下了毒,只是她手上这份,是那个侍女打包的时候偷偷倒进去的吗?

刚好糕点上有白色粉末,会让人以为是自带的。最新地址发送任意邮件到 Ltxsba @ gmail.ㄈòМ 获取

“回了——”阿尔弗雷德在面前晃晃。

“都上船了。”

“噢噢,”两个人走上铁质梯子,没有和她再聊天了。

小姑娘问,“然后她们说什么了吗?”

“大概就是过得好与过得差,也不要我们去找她们。”

“唔。”阿桃嗅嗅海风,“打算回去了。”

“但是我好啊宝宝,她们是怎么知道你不是本国人的?”阿尔弗雷德和她举起手挥挥告别。

“这个问题我也想知道。”

“能告诉我——”小姑娘卯足了劲朝梯子那个方向喊,“你们是怎么发现我的,破绽?”

“你不吃纳豆。”花魁转身。

“我们这边接吻训练会有纳豆。”千解释。

拉成丝还有诡异气味的纳豆……

“可能会有日本人不喜欢吃纳豆的,但是嘛,你的小腿肌肉证明你不是像我们一样长时间干这个的。”

“啊啊啊暴露了——”阿桃伏在阿尔肩上,“所以是接吻训练要到纳豆拉丝的程度?”

大金毛对此很感兴趣。

“不要不要,你没有看过片子吗,我看过那种,真的,两个人把纳豆放在嘴里激吻……呃……好难受。”

“要试试呢?哎呦又打我。”

“可是纳豆一开始是你家的?”

“那也不行,忘掉忘掉!”她跳起来,恶狠狠亲了一口青年的嘴唇。

“忘掉忘掉忘掉!”

“唔,你放,手。”

发情的大金毛把人腰搂住,旁若无人的去啃咬着女人的嘴唇。

“有人看呢!

“要舌吻是么?”

居然伸进来了。

还去拿舌头去勾她舌头……

小姑娘软绵绵地偎在他怀里,试图蜷起身子,但被吻地头重脚轻,头脑和嘴巴一并发麻,“要开船了……”

“哦,开就开。”温热的吐息跟着她一起说话,“其实,”

“其实我早就收到消息了。”包括几个女人的交往,和暗地里情报的交换,阿尔弗雷德都做到了心中有数。

他提前打好了关系,并且在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时候,亲自去见了那个花魁和老板娘。

花魁是他的线人,从一开始来到东京,就被他受贿,积极的帮他传消息。

不然除非死,花魁是不可能被放出来的。

最关键的点还是那个女人身上,所有人都劝说不了她,只能让她出马了。

“还得是宝宝,让她交出来情报。”

“那你——”她瞪圆了眼睛,又被深吻卡住了质问,“你,过分,我,”

“故意,”

故意和她玩各种y?

“可是宝宝上头了啊,我就陪你玩。”

没脸见人了。

她的形象啊……可谓是一败涂地。

愤怒十足的女人追着他,在码头打了一路

男人在前面大呼小叫,女人在后面穷追不舍。

“臭小子给我站住!”

“我不臭,而且我不是小子——”

码头上堆放的绳子器具什么的太多了,一不小心就非常容易绊倒,这家伙跑起来跟个什么一样,她又追不上。

阿桃恨的牙痒痒,那个时候在和室里是为了演戏,可是她们都知道是假的,他们身份是假的,这戏只愉悦了阿尔弗雷德。

即便是隔着门,看不清楚,但是,她脸皮没有那么厚。

“别跑——”

追追不上,始作俑者还在朝她拍屁股挑衅,“你来抓我呀。”

一个趔趄没站稳,委屈直冲心头,她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放声大哭:“那我为什么要陪你演戏!”

“坏蛋坏蛋王八蛋——”

“啊?怎么哭了。”

“肯定会被当成猴子看了,我的……”

她揉着眼睛,感觉他伸手拉住了她的手腕。

“不要你拉我!”

“没有骗你啊宝宝,”力道很轻,阿尔弗雷德蹲在她跟前,“好了好了不哭了,再哭变成小花脸。”

“我,变成小花脸和你有什么关系。”

“你变成小花脸了,那我不得陪你一起变成小花脸了?”

“……哼!”

“亲亲嘛。”

“不要亲,你还为难我,我说了不会花道,你就要叫我出丑!”

“我端茶给你,茶杯很烫,那个手指很痛,你都不帮我接好。”

“我的错我的错。”青年忙不迭道歉。

“那你要补偿我,你踩高跷表演杂技给我看。”

她要顶着大太阳,陪花魁走路,一走就是三个小时。

妆容差不多都化了,汗水也不能擦,额头上的汗差点流到眼睛里,也只能小幅度的甩掉。

而比太阳更灼热的,是他的眼。

他一直在人群里,目不转睛的瞧她后背,好似要把后背烧出来一连串的洞。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