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繁体版 简体版
第一版主网 > 识魅(民俗怪谈) > 古古怪4

古古怪4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唇舌的纠缠越发紧密,热烈的深吻掩饰了扩张时异样的感受。地址失效发送任意邮件到 ltxsb a @ gmail.com 获取最新地址WWw.01BZ.cc【最新地址发布页:WWW.LTXSdz.COM 收藏不迷路!】很细致,缓慢到几乎是漫长的,力道却大得出。按在腰间的手将她完全固定住,呼吸也随着这样的挤压而收紧了。

两个人的肌肉都绷到了极限,谢萦抬起头亲他,然后脚下忽然一空,被他双手环着腰抱了起来。

陡然而来的失重感,让那根东西几乎一下子就插到了最深处,少女不由自主地发出了一声小小的尖叫。

支撑着她的只有兰朔腰腹和手臂的力量,四下里根本无处着力,被操开撑满的感觉异常强烈。谢萦别无选择,只能凑过去,细细舔舐着他的唇瓣,探出的舌尖与他勾在一起。

乳肉直接贴合到炽热的胸膛上,她尽力把腿盘到他腰间,但身体还是在因为重力的作用下坠,带来几乎难以忍受的摩擦感,而他就在此时很恶意地挺动起来。

谢萦一偏头,一口咬在了他肩膀上,含混不清的控诉也完全变了调:“你!”

兰朔笑弯了嘴角,眼充满了愉悦和戏谑,一边抱着她挺腰抽送,一边用带着热烈喘息的声音在她耳边说着什么。

做爱时他的声线像是与平时有些不同,显得甜腻柔和很多,询问感受也说得像娓娓道来的情话。……是这样吗?好,不碰那里……看着我,ptt,你现在真的很漂亮,我好喜欢你……

谢萦模模糊糊地想,以前听人说床品如人品,兰老板的人品见仁见智,但床品确实是不错。

做爱这件事,最重要的或许是在乎对方感受的诚意,而兰朔从不吝啬表达爱意……最热烈的结合,最细腻的触碰,谢萦事后思考,觉得自己大概不止是被他操得晕头转向……而是被他哄晕了。

这样的姿势,其实双方都在承受着极大的刺激。根本不受控制的冲撞和顶弄,如此的猛烈和快速,仿佛要自下而上把她贯穿,谢萦不得不承认自己还真没被人这么操过,而他居然就以这样抱着她的姿势慢慢走向落地窗。

巨大的落地玻璃窗,像是一面半透明的镜子,映出正在爱欲中纠缠的躯体。少女下颌高高仰起,脖子几乎形成了一条直线,兰朔喘息着亲上去,他牙白色的浴袍还纠缠在腰间,掩住剧烈挺动的下半身。

这是单向玻璃,分明不可能有人看得到,却陡然生出一种偷情般的刺激。

后背贴到玻璃墙上,微微发烫的皮肤上陡然泛出了一丝冰凉,好在兰朔在她背后垫了只手臂。

少女的后背绷直了,蝴蝶谷与玻璃相贴,凝结出来的水珠划过玻璃,形成一条半透明的水痕。

终于有地方借力,她伸出手抱住他,又缓缓抚摸下去。

从线条分明的小腹,到强健的胸膛,然后是宽阔的肩和背,非常健康而具有生命力的美感。她只是随手乱摸,但这样极具暗示性的抚摸很快就让兰朔有点受不了了,低头把她压到窗上,用力吻了下来。

背后就是冰冷的玻璃,少女小幅度地挪动着身体,想要给发烫的皮肤降温,可是兰朔炽热的躯体就这样紧压着她,根本无路可退。更多小说 LTXSFB.cOm

抬眼望着那双燃烧着浓烈情欲的眼睛,谢萦小声道:“换个姿势好吗?把我转过去…,我想……”

兰朔依言向后退了退,从她身体里退出,正待把面前的少女调整成后入的姿势,她却忽然伸出手,柔软的掌心握在了他的阴茎上。

从如此剧烈的挺送中陡然中断,他硬得简直像钢铁,圆硕的头部上沾满晶莹的液体,不知道是属于谁的。被蛊惑了一般,谢萦伸出食指,用指腹轻轻摩擦着冠状沟的位置,那是他最敏感的地方。

而她也得到了想要的反应,兰朔发出一声低喘,绷直的脖颈上,喉结在性感地滚动着。她勾动手指,像抚摸羽毛一样轻柔而快速地抚摸他……然后用另一只手,一把捂住了他的嘴,把男人的喘息和呻吟全都压制在了喉头。

“兰朔……”谢萦踮起脚,在他耳垂上咬了咬。尾音拖长,用气声黏黏糊糊地叫着名字,没有意义,只是此刻她唯一能想到的单词,“Gbry……

下一秒,一双手臂架住她的大腿内侧,谢萦的眼前忽然天旋地转,眼前柔软的乳肉陡然挤压到玻璃上,她如愿被调整成了背对的姿势。

转过头的前一秒,她的余光中看清了兰朔微变的眼……那一刻她有一种自己今天会被他干死的错觉。

……最后可能和这也差不多了。

被他抱着靠到床上的时候,谢萦感觉自己现在贤者时间的程度,已经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可以去修炼无情道了。

在浴室里又被他以清洗之名用手指插了一次,其实现在腿心的皮肤是很清爽的,但好像还是会产生那种湿漉漉的、精液顺着腿根往下流的错觉。少女目光放空,随手抓了张纸巾扔过去砸他。

“你这样不会纵欲过度吗?”

“是你缺乏锻炼,小萦,”兰朔笑吟吟低头,凑到她指尖亲了亲,“看来我得为你请一位营养师。”

“少来……”谢萦翻了个身,趴到枕头上。

她脸上已经写满了无事退朝,兰朔觉得好笑,把灯光调了睡眠模式,合衣在她身边躺下。

很怪,刚刚明明做过那么亲密的事,但是此刻伸手轻轻将她揽入怀中时的心跳,似乎犹胜于性爱中。

黑暗里,谢萦转了个身,柔软的手掌按在他脸上拍了拍。

”小萦,”他捉住那只手,”下周空出一天来吧?我们去见几个专家。”

“什么专家?没问题啊,我随时都可以翘课。”

“一些地质、考古和历史方面的权威学者……是当年兰氏雇佣过的团队,关于我叔叔的事情,”兰朔说,“我重新联系了他们,也许这件事很快就会有些眉目了。”

谢萦懒洋洋嗯了一声,黑暗里,兰朔嘴角微扬,把下半句悄悄藏在了心里。

——这宗长达二十年的疑案见到曙光之后,大概就到了他可以正式向家族提出订婚的时机。

*

吹风机在嗡嗡地响,谢萦晃了晃湿漉漉的脑袋,目光漫无目的,落在铜质镜面上。

她的梳妆台上最近堆了太多东西,大部分饰品都只能委屈地挤在抽屉里,只有这面曾经属于萨满的铜镜能在桌面上占据一席之地。

镜面的氧化层没有被抛光处理过,人脸映在里面,显得影影绰绰的,不大分明。

能看见过去未来的法器,放在哪儿都算得上是一件至宝。她不知道启封铜镜的咒语,回来拿给哥哥看过,谢怀月也只摇头,说萨满沟通万物之灵的方法非常特殊,并非妖魔所能习得。不过,这面铜镜将来也未必就不能被唤醒,也许只是在等一个合适的机缘。

于是,这面铜镜只好暂且和她的梳妆镜摆在了一起。

现在,梳妆台边的斗柜上,又多了一只圆头圆脑的泥娃娃。

目光再移向那面清晰的玻璃镜子,只见在她背后,谢怀月正低着头,握着她一把头发,专注地把发丝里的水珠吹干。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