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繁体版 简体版
第一版主网 > 竹马总裁失忆后.他为爱下位(微虐男) > 第103章停车场后入(高)

第103章停车场后入(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前情提要:说下写的男主的特殊癖好不纯在把别人当成y的一环恶心别人哦,他只是喜欢和女主一起体验刺激感。「请记住邮箱:ltxsba @ Gmail.com 无法打开网站可发任意内容找回最新地址」

后面还有好几个场景都是在户外做爱,有人在的情况下,但无人知道她们在做爱。写手会合理化的。

并且完全不纯在会弄脏公共设备。

———————————————

苏羽棠要疯了,这样能看见外面景象的做爱她怎么会更兴奋,更容易高潮啊!爽的她脑子都要懵了。

江睿正面抱着肏她,并来回在办公室踱步,她穴道越肏越湿,收缩剧烈,爽的他恨不得一直埋在她穴道里。

“宝宝亲我。”他对埋在胸口喘息哼唧的人儿说道。

苏羽棠直接扒开他的衣领,亲在他的胸口上,“额~有点湿~。”

江睿一个深顶,“是让你亲我嘴。”

“哈~,”她抬起头,向他凑去,却被他抓着臀部,鸡巴在穴道蠕动,她无法抬高上身,去掰他脑袋也因胳膊软掰不动。

“老板,请把您高傲的头颅低下点,秘书好亲您。”她冷嘲热讽道。

江睿低下头,对上她的冷眼,转瞬见她眼变成温柔如水样,“老板真懂事。”她捧着江睿的脸亲上去。

鸡巴再缓缓动起来,他微偏头躲过亲吻,“小秘书的真实职业是变脸艺术家吧!”

“啊~,那是什么职业呀?你给不给亲嘛~。”她娇嗔道。

江睿将她放坐在沙发椅背上,单臂搂着她,稳住她的身体,长臂从腰身贴覆上她的后脑,他的长腿微曲,鸡巴肏的幅度加大。

他低头凑近她,“宝宝要亲就好好亲,不准乱来。”

苏羽棠想翻白眼,他现在怎么就跟她的监控器似的,总能知道她的真实目的。

她享受着被肏的同时亲上他,老实地用舌头去舔他,亲的江睿酥麻的紧,江睿才觉得让她老实才是对自己的折磨,他根本抵抗不了她给的亲昵。

鸡巴肏的更大力,大掌固定她后脑,唇瓣也亲的疯狂,另一只大掌抓着她的小手迭在一起,伸进衣服去摸他的胸肌。

不多时,苏羽棠迎来第四次高潮,穴道全面挤压的江睿低哼一声,紧抱上怀里的她,重喘着精液飙射而出。

两人紧抱在一起感受高潮同爽的愉悦,心跳声和呼吸声高度吻合。

须臾后,苏羽棠感觉量很多,超多,“你就不能偶尔自己解决一下吗?”她的声音已经变得微微湿哑。

江睿亲吻上她侧脸,低喘铺散在她脸颊,“有宝宝,为什么要自撸?”她给的舒爽怎是手动比的了的。

而且最近他忙的根本没有时间去解决生理需求,“除非宝宝给我撸。”

“哈哈,那你以后就把他送到我公司,我撸完了再给你送回来。”她调皮道。

江睿松开她,下睨上她的古灵精怪样,拍上她臀瓣,“那样还能用吗?一点都不知道疼人。”

“我怎么不知道疼人了,我可会疼人了。”说完张口就在江睿下颌咬了一口,对上江睿吃痛的色,“疼不疼人?”

江睿瞧着她得意的色,大眼亮晶晶的,哼笑,“咬在鸡巴上更疼人。”

“你要几分力度?十分怎么样?直接报废。”

她是笑着说的,却让江睿鸡巴抖颤了一下。

他不再接话,单臂抱起她,走向沙发坐下,双手在她身上摩挲。

苏羽棠窝在他怀里,休憩着,他身上海洋味的香气让她很安心,她喜欢和江睿做完爱后这种平静相依地感觉。

她知道江睿也喜欢,就像两人的肉体与灵魂共同承载在一片荷叶之上,既有飘荡感,也有踏实感。

片刻,江睿和她闲聊起来,什么都聊,问她门店找的怎么样了?苏羽棠如实回答,也问他和股东们聊什么?江睿照实回应。全面参与着彼此的生活,并自愿捆绑。

后面居然聊到江睿接手公司时对股东使用的那些暗招,以前她没立场问,现在她通通问了遍。

江睿确实还用了很多不为人知的手段,听的苏羽棠起劲的不行,良久后,在沙发那处扩散出不小的笑声。

远处看,两人在沙发那相拥着谈天说地,好不惬意,她们脸上都是笑吟吟的。

聊着聊着江睿埋在穴道的鸡巴又有了硬的趋势,他俯头吻在她的发顶,“宝宝小逼里好暖,现在天这么冷,真想把鸡巴一直放里面暖着。”

“一次一百万!”她的疲累已缓解,随口敷衍他。

江睿轻嗤,“真是个小财迷,等会老公就给你打一亿,先付个一百次的。”

苏羽棠兴奋地盯着他,“真的?”眼睛亮极了。

江睿点头,“不过,老公想怎么肏就怎么肏!想在哪肏就在哪肏。”

“那算了,我给你打一亿,我想要了,你光给我口就行了。”

“那你先把之前的口活给我结了。”

苏羽棠转瞬炸毛,“凭什么?那你把我们做的次数也给结了。”

她的脑子真就开始算账,可回想了一会脑袋就成了一团麻,毕竟谁会记做爱的次数。

江睿笑看她眉飞色舞的模样,“五十七次,你爽了一百三十二次。”

“啊~,你记得这么清楚。”她惊讶,她们才在一起半年,中间还有空档时间,她们做了这么多次吗?还有她爽没爽他怎么都记住了。

“数字敏感而已。”江睿回的随意,他确实数字敏感,但只要跟她相关的,他莫名记得更清楚。

苏羽棠撇嘴,记起江睿说的是实话,从小到大她深有体会。

“那你算算你该付我多少钱?”她小手在他眼前一摊,一副问他要钱的模样。

“宝宝爽的次数比老公多,你说这笔账该怎么算?”

苏羽棠蹙眉瞧他得意的样子,真讨厌!“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次数是真是假?说不定是你胡编乱造的呢?”她开始赖皮不认账。

江睿叹气,知道她是故意这样说的,大掌摸上她的头顶,宠溺地看着她,“宝宝的小脑袋怎么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呢?”

“什么?”

“想要我的钱,和我结婚,我的钱不都是你的了。更多小说 LTXSDZ.COM”他提议道。

苏羽棠瞳孔放大,回想到他给的纳彩聘书还在爷爷家,还有大楼赠予协议,她都忽略了。

瞧见江睿面上期待的色,她语塞了,但结婚后就得面临生小孩的问题,她不想付出她的子宫,她并不伟大,也不想做一个伟大的女性。

须臾,她吸气一口,注视上他的双眼,“江睿,我是很喜欢你,可我给不了你婚姻的承诺,我并不想因爱你而丧失了自我。”

她眼撇开,不敢看他,眼里已蓄了泪,她觉得也许她说了,她们就没未来了,可她不想骗他。

江睿眉骨下压,伸手捏住她的下巴,和她再次对视上,他眼里已满是苦楚,“原因?”他在尽量保持冷静,压制怒气。

苏羽棠抿唇,再次撇开眼,不想看他难过的情。

“不想生育?”

她惊讶转过头,对视上他询问的色,“你……,”她想不会又是李炎木告诉他的吧。

江睿情绪松弛下来,“苏羽棠,我要的是你的人,不是你的子宫。”他的声音稳实。

听完他的话,她满脸的不可思议。

“不信?”

她点头。

他摸上她的小腹,“这是你的子宫,你自己做主,不该我做决定,我只想和你这个人过好这一生。”他说的诚恳。

苏羽棠眼里的泪顷刻掉了下来,“江睿,你要记住你今天说的话,不然就算我怀了,我也有一百种方法给打了,然后让你一辈子都找不到我。”腔调满是强韧的湿意。

江睿一手覆上她的后脑,和她抵额,另一只手为她擦掉眼泪,“我知道,宝宝,我知道你的脾气,所以我才敢给你承诺,你,才是我的重点。”

至于孩子,现在还不是时候,他选择跳过这个话题。

她的眼泪掉的更狠了,她承认已被江睿完全打动,她的眼光没有出错,江睿确实是明珠。

江睿脑袋退离几寸,瞅着她眼泪越掉越多了,知道她会感动,但怎么哭成这样了,“宝宝,别哭了,再哭老公可就肏你了~。”顺摸上她的后脑勺。

苏羽棠抽噎一下,尽力止住哭声,“江睿,你怎么老是喜欢破坏人的情绪。”她娇怒道。

“是!”他握上她的手,和她十指相扣,“那宝宝愿不愿意嫁?”

“哼!”她撇嘴,“你这求婚也太草率了吧。”她佯装着不满。

江睿淡笑,“确实,我重新好好准备,但到时候你可别当场拒绝我,不然……。”他不知道他会不会搞强制。

她甜甜一笑,“看你表现喽。”

“行,小狐狸!”江睿在她鼻子上轻刮了一下,“你要的老公少不了你一点。”他得意道。

苏羽棠抱上江睿脖子,凑到他耳边轻吟道,“谢谢老公~。”

又酥又甜的声音听的江睿鸡巴一抖,接着又听见她说,“提前让你预支一次。”

“宝宝,一次不够!”下秒他就挺身并搂上她,将她压在沙发下,正想就着精液继续肏弄。

“别~,江睿不做了,我后面还有事,得走了。”她赶紧双手推上他的胸膛,制止他的动作。

江睿满脸哀怨,他都还没肏过瘾。

苏羽棠亲上他脸颊,“老板乖乖,让让你未来老婆好不好~。”

她拿出全部的嗲功,都到这个地步她很愿意满足江睿的男人主义。

江睿心被她的撒娇弄得痒痒的,“再来几句。”

“好老板~,啵!”

“帅老板~,啵!”

两句夸奖后的亲吻,苏羽棠见他还是那幅想要她继续说的挑眉样。

她懒得跟他废时间了,直接在他耳边轻说一句。

江睿立马从她身上坐起,抱起她往浴室走去。

两人在浴室淋浴,江睿问苏羽棠怎么会选这套情趣衣,并且在想他们是不是真的心灵相通。

苏羽棠回他一句只有这套布料最多,打裂了江睿的想法,但他又转念一想,虽然不是按照他心里的想法选的,可她就是选的这一套是他最喜欢的,那就是说明他们很契合。

两人快速冲完,苏羽棠没有衣服就穿他的了,黑衬衫当裙子穿,而黑风衣直接能包到脚踝,怪的紧,但又足够亲密。

没有内裤江睿说让秘书去买一次性的给她,她不想等,也不想让他秘书去做这么怪的亲密事,毕竟以后低头不见抬头见呢。

不过苏羽棠还是趁机牢骚江睿两句,他有五个秘书也太夸张了吧,还都是个顶个大美女。

江睿听着她那酸溜溜的话,问她是不是吃醋了。

苏羽棠想了想,坦诚点头,又摇头。告诉他,她是有点吃味,但是完全信任他的,知道他不会做出出格的事。

苏羽棠认为会出轨的男人把他流放至荒岛,他也会出轨,而除此之外的特例男人都早已在识货的温柔乡里被珍藏着。而且男人不出轨也没什么好褒奖的,守住作为人的基础底线就是好男人了?可笑!

第二天江睿还是安排王秘书将五名秘书合理安排至其他部门,工资上涨百分之十。

五名秘书的空缺从他爷爷那时都有的,她们也是正常靠实力升职而来的,他就正常的工作安排派遣而已,只是想给她足够的安全感,虽然看似她不需要,但他就想给。

江睿不情不愿地送苏羽棠出办公室,走到电梯门口,江睿凑到她耳边说,“宝宝胆子也太大了,给我不穿内裤来回跑。”

苏羽棠见江睿面色不悦,笑笑回他,“我这还不是为了方便老板嘛。”伸出小手做发誓状,“下回不敢了。”样子乖巧的很。

江睿抓上她的细腰,使出几分力捏了一下,“仅此一次!”

她识趣点头。

秘书办现在有两位秘书在,一位识相没有去看他们,另一位则在偷偷看他们。

偷看的秘书这才发现江总的另一面,她升上来也没多久,和老板为数不多的照面中,她看到的老板就是个冷面严谨的工作狂。

现在老板用两个词形容就是,松弛,柔情。

电梯到达,江睿捏起苏羽棠的下巴抬高,下口在她下颌咬了一下,力道适中。

秘书心中又多了一个词,幼稚。

苏羽棠还是痛的蹙眉,她推开江睿快速转身走进电梯,透过电梯的反光瞅见下颌的牙印,眉头蹙的更紧了。

转头瞧见江睿双手插兜,脸上满是得意的微笑看着她,一副报仇得逞的骚样。

她咬咬唇,紧按住电梯关门键,在电梯门关上的最后一刻,对江睿来了一招勾引操作。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